免费言情小说 > 当家主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喔!”湛蓝直勾勾望着严茉苏还没梳妆的白净脸蛋。“你不要梳妆比较好看耶!”这是良心的建议。

  “哼!”这些人就是要跟她过不去,不理她!严茉苏问道:“你一大早来我这儿有什么事?”

  “这是我开的药方,你记得叫人去药铺抓药回来煎。共有两剂,这一剂是用来治鼻病的,药材有苍耳子、辛夷、鸭跖草、薄荷、桑叶、芦根……喔!顺便告诉你,严老爹的涕中有血丝,还得加茜草与赤芍。另外一剂是用来治哮喘的,有佛耳草、碧桃千、五味子……”

  “好了好了!你说这么多做啥?不就是去抓药嘛,药铺夥计知道这些药材就成了,不必跟我详说的!”严茉苏一个头两个大地叫着。

  “我怕你嫌弃我年纪小,医术不精,随便开个药方蒙你。”湛蓝耸肩。

  “不敢了不敢了!你是大神医可以了吧?”她十指交握在胸前告饶。昨日父亲醒来,发现自己呼吸无比顺畅之后,几乎乐得跳起来大叫,差点忘了自己身上有刀伤,会把伤口扯裂的。成效如此卓著,谁还敢小看她?!

  湛蓝莩嘴笑了下,跟着她一同定到屏风后面。屏风后头是梳妆换衣的地方,刚才湛蓝敲门时,严茉苏正要梳妆。

  “大神医之名,我是不敢收下的。不过我的易容术是天下一绝哦!”湛蓝开始推销自己。

  那又如何?严茉苏打开粉盒,抽空瞥她一眼。

  “易容的范围极广,当然包括化妆这一类的。”

  有点明白了,严茉苏很坚定地拒绝:

  “得了!龙九派两个家人想来折腾我还不够,你也想来凑一脚?真是侮辱人,你这般小,八成连胭脂长怎样都不晓得,还想来教大人怎么梳妆呢!去去,别打我的主意,等会我还得去八少爷那里挑饰品呢,你别扰我。”挖起一大坨白粉就要往睑上涂去──

  “且慢!”湛蓝抓住她手及时阻止。“你别老把自己的脸当墙粉刷嘛!听我说,这脂粉呢,功效在于加强自己的优点,掩饰自己的缺点。比如说,你的脸色很苍白,是长期给脂粉覆盖所致。你就别再涂得更白啦!淡淡匀上一层就好。然后,你得根据今日所要穿的衣裳颜色来决定两腮与嘴唇要上什么色泽……咦?你只有红色?下怕不怕,我正好有带橘红的胭脂来配你这件橘红绣金线的华眼。”

  严茉苏岂是任人宰割的性子?她很快道:“你别忙……”

  玩上兴头的湛蓝哪里理她?衣袖一挥,严茉苏立即成了一尊动弹不得的木头娃娃,唯一还能动的就是那双发怒的大眼了!

  湛蓝笑嘻嘻地安慰道:

  “茉苏姐姐,你别恼。既然你已经不能动了,就静静看着铜镜,仔细瞧我怎么替你打扮。我可是个中高手呢,学起来包你受用无穷哦!”

  严茉苏当然没法回答她,不过湛蓝一点也不介意,她向来习惯自说自话。

  “这胭脂呢,不是用来在两腮画出两记巴掌的,你必须轻点上去一些就好,然后慢慢推着晕开,让它成为看起来像天生的红晕。再有,你这嘴儿,既然较为丰满,就不要刻意画成小樱桃,你要知道,唐代的书法真的过时了。你就将嘴唇画满,看起来就大气雍容多啦!瞧!”东抹抹、西弄弄,忙得很乐。

  就这样,关于胭脂花粉的戏法,在这间闺房里发威,连不甘不愿的当事人也开始惊呼连连地败倒在这神奇的戏法之下……

  严茉苏不得不承认,也许龙九是对的。她一直把理应用起来很神奇的东西给糟蹋出腐朽的结果。

  啊!过去种种,现下看来,真是一场恶梦。

  ※ ※ ※

  龙九一直以深思的表情看她。

  出门前看、马车上也看,现在都来到鸿恩寺了,他还看!

  别人对她的新面孔报以高度的肯定,甚至还说她美丽呢!严茉苏这辈子没这么风光过。当美女,是她今生偷偷希望、却也自知没指望的梦想。难得今日她能用高妙的化妆术来让别人觉得她美,简直是太得意的一件事了!比她赚到大钱还得意!

  而这龙九,却是什么话都没说,连批评指教都没给一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讲话,又一直看她,严茉苏决定她受够了。

  “你这样亦步亦趋地跟着我,别人哪敢来找我交易?你闪远些吧!”

  “不急,我会让他们有时问找上你。”他终于开口。

  “你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又要说我的妆可怖是吗?”她扬着下巴傲视他。如果她今天这样打扮,他还给毒言毒语的话,那就是存心跟她过不去了!

  “不。你这样很好,事实上是太好了,出乎我意料。”

  他这话可听不出来是赞,因为他的表情是疑惑的。严茉苏指责他:

  “就有你这种人,可以把称赞说得像指控!”

  “我不是抱怨,只是在怀疑自己而已。”他说着。

  严茉苏斜睨他:

  “你在疑惑些啥?”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重才不重色的,但今天看你这样好看,才发现,我还是好色的。赏心悦目真是一件重要的事,我原本已经下定决心看着你的大花脸一辈子了,可现在又深深庆幸不用,心情高低起伏,可真叫百味杂陈呀!”

  她闻言好气又好笑!

  “哟!你这又是嫌我来着啦?”

  他拉过她的手,以一手轻抚她粉嫩的脸颊。

  “岂敢?你这样很好,看起来青春多了,脸色也好。”

  “我以前不好吗?”她就是要找碴,扳回先前的闲气。

  “好!怎么不好?像个鸨儿那般好。”要他甜言出口是心非的谎话,她旁边等去!

  “你!”扬手就要打他,两人一路嘻闹地跑到佛寺的正殿门口才停住。

  就见门边一个卖香的老婆子状似无意地看了他们一眼。龙九心领神会,拉了下严茉苏的手,以较大的声音道:

  “你进去参拜吧!我到那边走走,马上过来。”他指着不远处的花海,龙家人在那边铺了凉席赏花,正与其他人家聊着呢!

  严茉苏点头。“你就一会儿再过来找我吧!”

  说要走了,他的手却没肯放。她挣了一下,没挣开,于是反握。

  “我喜欢牵你的手。”

  “那……”她望着他,带着些羞意。“以后都让你牵着吧!”

  眼眸传递互相小心的讯息,带着绵绵情意,让她脸上一热,终于挣出他掌握。转身跨进殿内,迎向那些居心叵测的未知里。

  ※ ※ ※

  果然,她才拿着一把香在大蜡烛上点着,就有人趋近她身。

  “茉苏!嗳,好巧,你也来礼佛呀?”

  “咦?彭风?你怎会在这里?”严茉苏神情很是讶异。回身看到的不只是彭风,还有一个高瘦儿满脸横肉的男子。看那打扮,必是江湖人无疑。

  “我们举家来赏花,他们都在外头坐着呢!等会要不要一同过去叙叙呀?”

  “不了,我是龙家帐房,今天陪着一大群家眷出来,没什么闲暇做自个儿的事。”

  “真了不起!原来你就是龙家的帐房呀!听说你近来帮龙家做了不少生意,攒了许多进帐,真可是一代女陶朱公呀!你瞧,身份高了,人也美了!”彭风赞着。

  “说这什么呀?浑话!”她笑,持香去佛前参拜,插完香之后,她才又道:“若没别的事,我要出去了。外头这么多有钱的员外夫人,我得做生意去了……”

  “哎哎哎!别急别急,妹子,我有生意与你谈呢!”彭风赶紧阻住她。

  “咦?你要与我谈生意?哪方面的?是书画?烟花?绣品,还是琉璃?”

  彭风一个一个摇头,才道:

  “是珠宝。”他指着身边的男子道:“我这位大哥,叫李道嵋,他是珠宝商人,一生都在追寻一只失落的传家之宝。我先前听说龙家有许多美玉,白色的,你有印象没有?”

  严茉苏凝眉想了下。

  “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召,那不重要啦!来,你看看我这头上的金饰,这金蝴蝶上头镶嵌着绿琉璃,是不是美透了?今儿个我是出来推广琉璃的,如果你没兴趣,我可没空瞶你──”姑娘她要走人了。

  “你等等,好好,我跟你买琉璃,你这金蝶镶绿琉璃的要怎卖?”

  她的脸色像春天,方才是雨,现在是晴。“哟!谈钱多伤感情,这本来是要五十两的,看在你是同乡的份上,若你连同我手上的腕钏、颈上的项练、耳上的坠子……全给买了,原本要三百两的,就算你一百八十两好了!”

  “一、一百……八十两……你……抢劫快些!”彭风一张脸马上垮掉。

  “不成吗?”她问。

  “当然不成!这种不值钱的东西,全部算五十两都叫坑人了,你别想漫天喊价!”

  “那──”不甘不愿地掏出一只温润的丰脂白玉。“加上这个成吧?”

  “这又是什么……”嗤叫末完,便被那个满脸横肉的男子喝住,并伸手玉碰触那白玉,眼里狂涌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是这个!姑娘,我买这个!”

  严茉苏收回手,浅笑出无奸不商的弧度。

  “你想要这个?这可是罕见的玉哟,瞧瞧,上头还有一点殷红呢!你要出多少买呀?”

  “你出多少,就是多少!彭风,你照付!”迫切!迫切!他要马上得到它!

  “咦?这东西很珍贵吗?你这么想要。不过就是玉嘛!虽然这是我从九爷房里拿出来要卖的,但龙家其实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你卖我!就一百八十两,成交!”彭风也跟着发急起来,没空等她疑惑完。冰魄寒蝉!他们就要得到冰魄寒蝉了!

  严茉苏偏头看他们:

  “你们真要买?全部?”

  “是的,全部!”两人异口同声。

  “好,卖你们。”笑笑地指出五根手指头:“五百两,银票现付。”

  ※ ※ ※

  严茉苏的“生意”很好。

  赏了一整天花下来,她遇到了七个透过有钱老爷向她询问:“有无拇指大小白玉,上头一点红的?我想买。”

  也亏得龙帮帮众们节制得良好,没教她在做生意时,让其他武林人士在一边听着了破功。

  情况顺利得不可思议!

  这些人都在她“这可是我从龙家不告而取的东西,还没来得及跟主子报备呢,你可别四处张扬。只要主子没发觉,我们这私下的交易就永远不会有人知晓,明白吗”的说辞下,达成宾主尽欢的合作默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