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当家主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但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随着龙帮的日渐壮大、龙氏兄弟们的日渐成长,这些老在饿肚子边缘的家伙居然不去摸摸肚皮,就一副要行侠仗义、济弱扶倾的气概。生怕龙帮名头不够响亮似的,就非要弄来个『冤大头』招牌以示威武一番。

  这些人也不想想他们可不是江湖人,他龙九这么千辛万苦的让他们过着远离刀光剑影的平安顺心生活,偏他们全然不领情。家里有一个人去当误入江湖丛林的小白兔已经是万万不得已啦,其它人还来凑什么热闹咧?怕不够悲惨是不?

  搞得这两年人人都知道龙九的老家在武昌,甚至是以为武昌龙家是『龙帮』的分会!这简直是天大的误会呀!

  任他捶心肝兼吐血也挽不回世人对此误会的深信不疑,任他怎么扭转也没用,就算他把那几个大作江湖侠少蠢梦的弟弟给当众宰了,也无济于事。唉!

  他真的是很坚强啦,真的!

  父亲老是误会自家还很有钱,四处去布施金钱,那没什么。

  有几位兄长老是收不足应收回的帐款,那也还好,甚至被骗光也无所谓。

  几位出嫁的姊妹喜欢回娘家吵吵闹闹嚷着要休夫或炸掉夫家的,也随便她们去。反正太过份的话,官府会办她们,他不会插手的,不会!

  让他绝对不愿忍受的是──为什么全家人都误以为他们自个儿也算是江湖人,必须为江湖尽一份义气?!

  真是教他吐血三升无法止!

  这些人为什么看不出来他当江湖人当得有多么不情愿?只看到他威风的一面,就心醉神迷,误会这条路很好走,很美妙?!

  喔!喔!

  莫怪江湖人私下编派他一个『鬼见愁』的烂名号!都是家人害的!每次他烦恼到头痛时,都会失去冷静的接受每一个上前挑衅的武者比斗的邀约,然后让那些人不死也半条命。然后害自己的名声愈来愈臭,敌人愈来愈多!

  后来他居然连笑的自由都没有,有时当真想开心笑时,别人却会误会他要大开杀戒了,纷纷举刀戒备,害他只好边笑边砍人,索性让他们误会得更彻底!

  他决定他受够了!

  事情再放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一年前十一妹救回一个病罐子,还对人家一见倾心,傻呼呼的用笨方法把那家伙身上的长年积毒过到自己身上,然后自己一昏了事。这种牺牲奉献的情操确实是把那家伙感动得生死相许没错,却害得他南北奔波的找寻解毒药引『千年雪□』来救回这枚蠢货的命,还欠下邵离一个人情!呕呀,气呀-

  气得他……一时忍不住让他『鬼见愁』的烂名更加响亮。

  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这些家人造成他长期的『内忧外患』,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这世上有一个叫『江湖煞星』的叶惊鸿就很鸡犬不宁了,如若再来一个大开杀戒的『鬼见愁』,那还得了?他龙九偶尔也会善尽一下江湖人义务的,不想给混乱江湖再添一桩祸事,所以他必须解决龙家这一大家子老是带给他的困扰,因为他们正是他躁郁的来源。害他在江湖上愈来愈冷漠、愈来愈无情,恶名昭彰的要命,想跟他打架的人排了一大堆……唉,他本是与世无争的淡泊性子呀,为什么没人能了解他的云淡风清?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知道;可,要怎样扭转这一切,他却没头绪!

  头痛呀……

  每次回家,他都会陷入自怜的深渊中,他想,不会再有什么消息会让他感到惊讶啦,他这些混帐家人简直是生来消磨他修养的,他已经被磨得奄奄一息了。

  “九爷九爷九爷──”总管的惊呼声又来啦!

  龙九觉得这只是龙总管的习惯性惊声尖啸,应该不会是什么大事。但念在他好歹也五十五高龄了,他也就不去纠正他老人家这奇怪的个人癖好。

  “又是什么事了?”这回他走到门口迎接,以防老人家又教门坎给拌飞了过去,到时劳力的人还会是他。

  “老爷、老爷把柳川县的那几亩田地捐给『开远书院』当学田去啦!说是感佩刘洛华兴学的精神,不捐学田无法证明他感佩心情的万分之一!”龙总管哭声哭调,觉得日子愈来愈难过啦!

  “捐-了?”龙九顿了一下,轻声问。

  “就是捐啦!而且捐了好几天啦,要不是小的突然去库房盘点地契,根本不会发现咱家的田居然少了好几亩去啦!”

  “我人在家,而我爹居然没找我商量就大方捐地出去?他是当我死了吗?”龙九疑问着。虽然眼前漫起一阵红雾,但他还是能持平声音问;“我爹人呢?我猜他不可能还待在家里吧?”

  “是的,老爷带着四位姨夫人去山上小住了,说是想耕作一阵子静心养性。”

  这是可以预料的呀!哪一次九爷回来,那些作过心虚事的人谁不是逃老远去避风头的?就怕被揍被骂呀。余他一名可怜年迈的下人在原地发抖悲泣,这样做对吗?有没有良心呀?!龙总管苦着脸自怜。

  喀哧──左边门板被硬生生抓下来,一点也看不出这门板是由整块桧木雕成,看他那样轻易就扒下,不知情的人还真会误会这门是纸糊的呢!总管心头暗惊,完全不敢出声,脚ㄚ子更是偷偷往后方退退退……

  “龙总管。”

  “是……是,小的在。”龙总管颤声应着。

  “是我家人愈来愈好骗,还是那刘洛华太过要得,居然同时感动了我一家老小,把家财当洪水一般拼命往外泼而毫不眨眼的?”龙九非常不解。

  “我我我,在下想,想是……那刘洛华太厉害啦……呀!不是,应该说是那夫人严氏手腕太过了得。听说武昌城北那一毛不拔的李大富,也破天荒的捐出三亩良田给那开远书院,连铁公鸡都是这般啦,又怎么能怪得了老爷他们的不由自主之行止呢?”忍不住替自家人说说话,实在说,虽然龙家上下太过挥霍、毫无节俭的美德,但他们可不是坏人呀,大多时候他们更是可爱的。这一点九爷也不是不明白,否则怎会多年来骂归骂,仍是一肩扛起全家生计大事咧?是不。

  “手腕了得……是吗?”龙九径自吟着。

  “九爷,家里可少不得那些沃田的收成呀,您老是否会去柳川县把田契给要回来呀?”不太能拿捏主子现下心情如何,龙总管退得好远后,小心问着。

  龙九睐也没睐他一眼,将手里的门板随便一搁,便负着手往外头走出去了。

  他得想想,得想想。

  问题不在开远书院的刘洛华或严氏,如果自家景况再不改善,那么何只是小小书院?根本是全天下人都能随便来对龙家人刮下一层油水好不好!

  他需要找一个人来理家,一个有足够精明、足够智慧……喔,是了,还得有足够脾气修养的人来家里坐镇-这点特别重要!那人除了得防止家人被骗之外,更得防止被家人的愚行给气得吐血。

  也许……开远书院里有他需要的人才!

  念头突然转到这里,叫他一愣。然后,笑了。

  好吧!就去开远书院瞅瞅。 

  毕竟龙家贡献了不少束修在那里,总该去讨教讨教吧!

  若能因此找到他需要的人才,岂不是大喜一桩?更别说这几日下来对那开远书院的声名,可是仰慕得紧,这么会赚钱的书院,怕是举世仅见了吧?再不济,总能跟对方合作看看吧!他这些花钱如流水的家人,需要他去开辟更多财源进帐呀。

  他是龙帮帮主,但龙帮的财富可不是他私人的。事实上因为这些家人的拖累,他这个原本应当是帮里最富有的帮主,居然赊欠了自家帮派数千两银子,还一直还不出来,只能逐年从月给里扣抵部份偿还。真是太丢脸了!堂堂帮主居然是帮里的最大欠债户!

  幸好帮众们深知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替他掩饰得全,保住他的颜面。唉!

  龙家需要一个能干的账房,一直都需要。

  龙家也需要一个会赚钱的人,但兄弟众多,却挑不出一个能赚钱的人才。真不像话呀……

  ※※ ※

  龙府门外,一名戴着帷帽的蓝衣少妇正对着一张纸片喃喃低语。

  “小龙帮……小龙帮……哪儿有小龙帮?说的明明是这里不是?”清而脆柔的嗓音,与圆圆润润地字腔,从少妇嘴里吐出,字字句句都是舒心。不过此刻这声音的主人语调里充满困惑,让那明亮的嗓音失色不少。

  少妇手上那张纸片写着一个地址,更画有草图让人索骥。

  如果图没画错,那她此刻站着的地方,应该就是『小龙帮』的门前。但她却只看到一座再普通不过的宅邸呀!

  这宅邸占地颇大,但也称不上特别大,毕竟邻近的宅邸都是相同大小,就显得她眼前这一家很是一般啦。

  这里是武昌城的老街,在五十年以前可是第一流富户才居住得起的地段,所以处处可在斑驳的石墙周遭,看出曾有的雕梁画栋,感受那逝去的风华如尘烟。

  就像美人迟暮,如今新兴的富户都往城北那边兜拢过去居住,在城北新建起富丽堂皇天地,不是这边可以仰望的啦!这边剩下的,都是些曾经非常有钱,但家道中落到仅剩个内空大宅子、几间小铺、几亩良田的中等身分人家。

  这一点,她是明白的。

  她知道这里是一些小地主居住的地方,也很肯定这里不应该会有什么江湖帮派矗立。但……想到七天前那人对她信誓旦旦的说明,一点都不似作假呀……所以她才来的。

  这辈子没接触过所谓的江湖人,也压根儿不希望与之打交道,但情况并不容许她再坚持这这样的信念,她必须保护家人。为了所有她在意的人,任何清高的原则都可以抛到天边去,她无所谓的。

  左右看了下,确定还是没见着什么小龙帮的招牌门匾的,她决定找人一问───

  “哎,你找人吗?”才这么想着呢,就有人在她身后出声。

  她转身一看,发现是个十二三岁的男孩,浓眉大眼的,看起来精神活泼,很是讨喜。

  “是的,我找人。”

  “这里我熟,你找谁?我带你去。”男孩挥着手上的木剑,很神气的样子。然后像是突然想到应该揖手为礼,连忙双手合拳,对她一揖。“在下龙十九,小嫂子你称本少侠十九便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