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当家主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9 页

 

  “不是?你想说我指称的一切都是谬误?”

  “当然!後来我是为了爱美才上粧的!我不美,但我会希望自己可以美—点,你们这种得天独厚的人是不会了解我们平凡人的心情的啦!再有,我的粧好得很,哪有恐怖?!”她不会忘了说明这一点。

  “相信我,真的很恐怖。我宁愿见到你所谓的平凡睑,也不要每次都亲得一嘴红……”突然想到什么,他抬起拇指轻划过嘴唇,确定没有染到胭脂。“今天没有。”他看向她的唇。

  严茉苏脸蛋蓦地胀红,转身就要跑。但被他一手勾了回来,她整个人站不稳地跌进他怀中。

  他的手指爬上她的嘴儿上,轻轻摩挲著,然後看了下,很确定她今天没上胭脂,虽然脸上还是大红大白的可怖。这其间的深意,他很快领会,笑了。

  严茉苏的脸蛋像著了火,身躯僵硬得像木棍,当然明白他贼兮兮的在笑些什么,而她多么希望自己不要那么冰雪聪明,那至少现在就不会这般尴尬……

  “你、你笑什么!”她色厉内荏地吼。

  “茉苏……茉苏……你很聪明、很干练,有著近乎粗鲁的霸气,永远那么理直气壮的,加上一张利嘴,怎能教我不倾心?你别妄自菲薄了。我想留下你,你也想让我留下,那不是很好吗?”他笑,鼻尖磨著她的,心情非常地好。

  “我我、我才没有,那是交易,你想我帮忙赚钱……呜!”嘴巴被堵住。

  一会儿之後,两人都在喘息。

  “能帮龙家赚钱的,不是非得你。事实上龙帮里就有很好的赚钱人才,你该知道。”

  “那是说……我连最後的价值都没有了?”她突然觉得失落。

  “才说你聪明呢,又要笨给我看。你这女人真是难缠!”吻她,最好能吻掉她的自卑与自找麻烦。

  不是难缠……她只是……太患得患失了……总希望她能具备某些非她不可的优势,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能够抬头挺胸地站在他身边而不感觉配不上他……

  “我只是要让你知道,我留下你,最主要是我要你,跟你会不会赚钱无关。若你不愿意这样操劳,我也可以请帮里的人过来整顿……原本我以为你是乐在其中的,若并不,就免了你这工作如何?”

  “不要!我喜欢这份差事!”她已经喜欢上赚钱的感觉了。这种当家作主、掌控一切的滋味太美妙了!

  龙九扬眉:

  “既然如此,你就别再在这件事情上刁难我了吧!日後又说我是为了钱才娶你,小心我找你算帐!”

  “娶……什么娶的!谁允你了呀!”她结结巴巴,整个人又扭捏了起来。

  龙九大悦,兀自又笑得贼兮兮的,就要偷香,但不速之客破坏了这方甜蜜的气氛——

  “糟!龙九在此!快跑!”几道黑影闪了过来。见到龙九,惊骇得大吼。为拖住龙九擒人的速度,连忙发出好几枚淬毒的镖:同时间更有人提醒著这位鬼见愁的危险等级——

  “喝!他在笑!快逃命!”

  轻易抱人闪过那暗器,龙九的好心情被破坏殆尽,哪容这些宵小逃掉?带著狞笑,他折枝成箭,甩手掷过去——笃笃笃地,全部命中空中远去的那三个飞靶。飞靶落地惨嚎,接下的苦头还多……

  胆敢打扰他龙九谈情说爱,觉悟吧!

  ※※ ※

  吓死他?就算他会被吓死,也必然会拖个垫背的,她怎会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幸大於难?

  他开始展开报复——纠绑著她,缠绕著地,不濠她逃开!

  纠结着发、以情紧缠,让她插翅也难飞!

  若她还是坚持要飞,那就……那就,来个比翼双飞!

  ※※ ※

  第十章

  想夺宝的人都等得不耐烦了,于是最近试图闯进龙家的人愈来愈多!伤亡也愈加惨重──那是指入侵者的伤亡而言。尤以早上那三名企图潜进来盗宝的宵小为最佳杀鸡儆猴的典范。

  隐蔽的库房里,龙九说着接下来的计画……

  “我也要参与啦!”湛蓝手举得高高地嚷着。显然就算忙了一早上,也完全无碍她的精气神之旺盛。“我也想出去散播冰魄寒蝉!”

  据探子所采得的,外头上千名觊觎宝物的人,因惧于龙帮的威势,更深知龙九这个人有仇加倍回报的性情,对他很是忌惮。除非到了逼不得已,不然都不愿留下大名给龙九一一寻上门去报仇。

  再者,怀璧其罪更是他们必须小心处理的问题。每个人都想拿到宝物,可一旦拿到了,必然会遭受全天下人的追杀,到时肯定是没命享用这宝物的神奇功效的!

  所以他们决定先以偷窃、拐骗的方式来私下取得冰魄寒蝉,得手后,迅速离开武昌,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天涯海角。至于这冤大头嘛,当然还是由龙家来承受最恰当啦!大家都知道龙九的家人都是一群好拐骗的傻瓜,不好好利用岂不可惜了?!

  龙帮调查得很清楚了,目前一千多个想夺宝的人里,扣掉小喽罗,应有三百多人。这里面再扣掉这些日子以来给龙帮、邵离打出去的刺客,也还有两百多人。倒不是说他们畏惧以擂台的方式让人公平地争夺,而是这东西既然人人想要,纷争就不会有偃止的一天,不管落到谁手里,都注定会有沾染不完的血腥。而这甚至只是件赝品呢!太不值了!

  基于身为江湖一份子的道义,龙九同意邵离提议的让这件事情就此结束。别再让人傻傻地追逐下去了。而严茉苏更是给了他灵感,既能小赚一笔钱,又能和乎消弭纷争的好方法于焉成形。

  他们决定私下贩售冰魄寒蝉。有一些江湖人已经展开行动向龙家的下人以及那些天真的少爷们探听着消息,无不以重金鼓动着他们把宝物偷出来转售,龙九打算将计就计。这计画唯一要防的是对方得手后杀人灭口,是必须小心计量的地方。

  现下,他们讨论的就是如何保护自家人的问题。至于由谁出去卖,或以什么方式吸引买主搭讪,则已经确定了──

  明日龙家家眷们将一道出门去“鸿恩寺”礼佛兼赏花。

  那鸿恩寺可是武昌最知名的佛寺,每年这个时候,春花开得正盛。所有有头有脸的夫人小姐们都会相约去赏花交谊,富贵满堂,好不热闹。也是一个做生意的好机会!

  消息在两日前传出去,龙帮探子已探得至少已有十多个人会把握这次机会进行金钱的利诱。

  热闹的事要开始了,湛蓝深怕自己只能旁观不能玩,人家她也想凑个热闹呀!所以手举得高高地,不让人遗忘掉她。

  “蓝,你别急。”邵离将小丫头的小手拉回来。“先听完龙帮主的分配,大哥保证一定有得你玩。”

  “喔。”听到大哥允诺,湛蓝才安心地坐下,在一边乖乖吃着香甜的蜜桃。

  “明日,他们的第一个目标会是茉苏,透过一些员外出面谈价。”

  “为什么是我?”严茉苏疑惑着。

  “因为你是龙家的新任帐房。而龙家往常每到月底无钱可使时,龙总管都会挑一些玉器、金雕出去卖给那些想收藏的员外救急。你又比龙总管出名一些,这几天你出门洽商的手腕颇受瞩目,已经认定可以自你手上买到任何一件龙家库房的珍藏。”

  “九爷,这种家丑,何必说嘛!”一边的龙总管哀怨抱怨着。他也不想这样呀,想到那些传家宝被人趁火打劫任意砍价,心口又再度滴血起来!

  严茉苏点头。

  “确实,我似乎对一些人说过,龙家的珍品,没有我卖不得的。”当时是为了权平一些质疑的声浪才这么说的。因为许多人不愿与她谈生意,认为她没资格代替龙家主子出来议价──尤其她出来议价之后,织品价格翻了十倍不只,他们已经太习惯廉价,甚至是免费取得龙家女眷们精绣的织品了。

  “是呀,我们现在没了卖织品的决定权,有好多夫人来跟我们抱怨呢!”龙三小姐细声细气地说着,“那些夫人还没跟我们索到织品相赠,严姑娘就来了,还做成了一笔生意哦!那些夫人都乖乖掏钱买下我们的绣帕,而那原本是她们硬要拿走的礼物呢!”

  严茉苏耸耸肩:

  “龙家真是金山银山,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哪!你们养刁了一群秃鹰。”

  龙九浅笑道:

  “外头的豺狼虎豹,又岂是你的对手?”

  她白他一眼。突然想到:

  “啊!既然明日举家都要出门,又是夫人小姐们齐聚的场合,那正好可以配戴着八少爷烧制的琉璃发饰、腰饰、腕钏什么的,她们一身贵气,足以哄抬起琉璃的价值。明日只等着有心人来买冰魄寒蝉太可惜啦,我们一同给八少爷打出口碑声名吧!”管它什么江湖事件,她只想到做生意的契机来了要把握。

  龙九点头,也状似突然想起什么地道:

  “既然你明日也是要出门,又是夫人小姐的场合,你也该打扮打扮,就让我二姐、四嫂给你梳妆吧!”

  严茉苏一阵光火,忘了在场有十数人在看,质问道:

  “我自己会梳妆!不用别人帮忙!”说得好像她不会梳妆似的。

  “不同的。还是让我家人帮你好了。”他摇头,不肯退让。

  “哪里不同?”她叉腰问。

  龙九环视了周遭,决定给她留一些面子,于是凑到她耳边低声道:

  “不同在于,别人梳妆是为了化腐朽为神奇,可你的梳妆却是……”

  “是什么?”她瞪他,知道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发痒的脚丫子已经准备好了蓄势待发──

  “化神奇为腐朽──嗯!”小腿骨挨踹!踹出他一声闷哼。

  哗!这是众人的抽气声兼惊叹声!

  每个人都看到了──龙九,这个脾气坏透的龙九,被修理了耶!

  而且被修理之后,居然没有吭声,也没有报复耶!

  了不起!所有人对严茉苏气呼呼离开的背影发出崇拜的光芒。

  ※ ※ ※

  叩叩!在虚掩的门板上意思意思轻敲两下,湛蓝便进入了严茉苏的闺房。

  “谁?”严茉苏正从屏风后面转出来,见到湛蓝,有些意外。

  湛蓝四下看了看:

  “咦?怎不见刘姑娘?”

  “她给罗言真接去客栈访故友去了。”自从他们两人谈开之后,目前为止看来是冰释了某些误会了。而那罗言真要的不只如此,他还想把刘洛华姊妹们给接回开封照顾,但刘洛华舍不下这边的书院,并不愿意走。那个书呆女压根儿不识情爱,一切以授业为念,这罗言真日后的苦头还多,不过严茉苏是一点也不同情他。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