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当家主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我们是来赏春的!就是那种有钱人家才会懂得的风雅,你不会明白的。而且我大嫂的娘家在这边有别业,别业你不懂是吧?就是有钱人才会有的享受啦!”一边的彭嫦色立刻又抢白。

  “嫦色,你住嘴,大街上嚷嚷什么?失态!”彭风训斥,把一心炫耀的小妹给吼住嘴了,才又看向严茉苏。他是颇成功的商人,当然看得出来严茉苏的气势今非昔比,虽然衣著上仍称不上是最好的料子,但一个人出门却有五个人随伺,可见她如今也是有钱人家的夫人了。若能保持良好的交谊,日後或许就能探得到什么赚钱的机会呢!

  仿佛从来不曾与她有恩怨似的,他笑了:

  “你就原谅嫦色的口无遮拦吧,茉苏。看你这样华贵,想必是嫁了个富贵人家吧?不知道你家老爷贵姓大名呀?”

  “嗳!哪儿话,嫦色那张嘴一向就是如此,我也不是不了解她怕人家知道她其实出身卑微的事实,总想挤出几滴墨水充能,我在意些什么?不妨的。还有呀,你既然都知道夫人我是有夫家的人,怎可无礼地称呼我闺名?修修嘴吧你,省得你家夫人误会。我家相公是开远书院的山长,名唤刘洛华……”

  再度被打断。“没听过!他一定是个既没功名又没文名的低下书生吧?哈!人家我们今日特来这里求取当代名儒罗言真的墨宝呢,大明朝没人不知道罗言真的,可我就是没听过什么刘洛华耶!”彭嫦色得意洋洋地炫耀,就是要证明自己比严茉苏高级。

  罗言真?!

  听到这个名字,严茉苏一愣,觉得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怎么老是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个名字?!还有……这个人真的很有名吗?

  “嫦色,不是要你闭嘴了,你就不能像个千金小姐吗?”彭风的不耐烦愈盛,已经吼得有点脸红脖子粗了。要不是要保持尊贵身段,他一定会像幼时那样,呼过去一巴子将她那颗笨脑袋教训一番。

  他们这边的喧嚷情形引起了诸多注意,连书斋里的人都走过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人群里有人这么问。

  听到有人问,一群人全转头看过去。都是严茉苏不认得的人,但她很快知道他们是谁了,拜彭风之赐。

  就见彭风一下子变得好谄媚起来,直挺挺的肥腰都给弯下去了!

  “哎哎哎!这不是何编修大人以及罗大才子吗?久仰久仰!在下是京城『彭记』的老板彭……”

  可惜没人理他。彭风口中的两位知名人物的眼光都放在严茉苏身上,一瞬也不瞬地打量著。这两人都有浓厚的书卷气质,很年轻,长得更是俊雅不凡,其中一名看来倨傲一些的黄衣男子开口了:

  “你说,你的夫婿是刘洛华?”

  这人是谁?就是一直追著洛华不放的罗言真吗?

  “你回答呀你!快些回答何编修大人的话!发什么愣呀!”彭嫦色见她胆敢不答,叫了出来。

  呀,姓何?那就不是他。那么……就是穿白衣的这一个了?她打量著眼前这位斯文雍容的白面书生,想著他这样的人怎会是一个龙阳之癖者……

  “夫人?”白衣的那个人也开口了。

  “是。我是刘洛华的夫人,就是那个既没功名又没阁下文名的书生的夫人。”她点头,也捕捉到他眼中闪过一丝愠恼。

  “是谁有眼无珠说我的学弟洛华是没有文名的呢?他可是我两人恩师的独生爱子,生性淡泊名利而已,却非不具文名!若他愿意参加科举,今年殿试的状元不会是本官。”被称为大人的那人傲然质问,同时高高地抬举了刘洛华。还摆出一副被连带侮辱到的模样。

  围在一边旁听的民众闻言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纷纷打听著刘洛华是何许人也?居然被新科状元如此盛赞!连原本高高在上以对严茉苏的彭家人,也都立即对她另眼相待,没料到她居然能与状元公攀亲带故起来……

  严茉苏扬高了眉,虽不知道这两个男子来意是善是恶,但至少现在的立场是站在她这边为她出头的。可这出头,大概是因为听不得洛华被讥笑的无礼辞令吧?!

  “茉苏……”彭风亲密地叫著。就要开始修补过往的交恶情况。他是商人,一个很懂得钻营的商人……

  “嗳!不早了,我与墨宝斋的店主有约,得进去了……”没空理会那票他乡恶故人,她声音略高,就要招呼家丁走人。

  谁知这位不易见到的墨宝斋主根本早就恭候在两位贵客身边,听到她这么说,马上与有荣焉地站出来,很是恭敬道:

  “在下正是墨宝斋的朱老板,刘夫人请随小老儿到里头奉茶。”

  “这怎么好意思?真是多谢了!”她眉开眼笑,马上领人走去。真是跟老天交了好运,眼下的局势对她来说真是太有利了!她有预感今日必能在墨宝斋谈成一笔大生意——拜洛华的学兄们所赐!

  真是始料未及。也真的是……大快人心呀!

  虽然……可能会……有点对不起洛华。

  ※ ※ ※

  “严姑娘请留步。”清雅的男音在她身後扬起。

  严茉苏溜得不够快,叹了口气,认命停步。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好蒙混,平白顺利做成了一笔大生意,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呢?唉!

  “刘夫人?”随扈低声询问是否要他们代为挡人。

  “不必了,你们先到外头等我。”她把他们打发出去。

  见护卫与家丁都出去之後,她才勾起笑,回身面对罗言真。

  “请叫我刘夫人,谢谢。”

  “刘夫人?”几乎是嫌恶的口吻,但因为有斯文的气质掩护著,脸色不至於太狞。“你永远不会是刘夫人。”

  “嘿!你这是拒绝承认我与洛华成婚的事实吗?太失礼了!”她抗议。

  罗言真像是耐性已被逼到极限,不与她兜旋,开门见山道:

  “你我都知道洛华的真正身份,更知道你们『夫妻俩』不过是一双假凤虚凰。”

  喝!这这这……他怎么会知道?!

  严茉苏当下张口结舌起来!她想过数十种可能性,就是没想到这罗言真可能是知道洛华真正身份的,她几乎都相信了他是个性向异於常人的现代龙阳君了,可他现下这一番话,又把她的认定给彻底推翻掉!

  “你……不是……”她很想问清楚他的情感取向,但又很难对这样一张端正的脸发问,觉得光这么想就很侮辱了。还在犹豫呢,他便开口要求了。

  “让我见洛华。”罗言真说著。

  “她在书院执教。你人都来了,不可能不知道如何找她吧?”她哼。

  “你是故意说笑吗?休说她现下有人护著,旁人近不得她身;就算我见得著她,她也是躲得老远,不会给我说话的机会。我希望你能帮我安排,让她能静下心好好听完我的话。”

  严茉苏感觉他是个沉稳淡定的人,决定不问他私人感情的癖好,她必须先确定他对洛华无害——

  “你想说什么?洛华无意跟你争流芳书院的继承权,加上你们的办学理念如此不合,就这样各过各的不很好?你怎么就是不肯放过她?这些年还不断派人伤害她!你到底想要什么?!”

  罗言真望著她,并不想对不相干的人解释与洛华之间的事,但却又明白,倘若过不了她这一关,他绝不可能得到与洛华长谈的机会。於是只好道:

  “我只是派人找她,没有派人伤她;办学理念上的不谅解,是我必须与她谈的主因;还有,恩师病殁於京城时,交代我一些遗言,我一直没机会转达她;最後,则是与洛华之间的私事,也必须作个了结。”

  “私事?”她扬眉。“什么私事?”

  罗言真显然认为自己说得够多了,淡瞥她一眼,客气而冷淡道:

  “外人不方便知道。”

  外人?当她是外人?!

  “外人没必要帮你。”她哼。

  罗言真执扇的手往後面一点,方位正是墨宝斋:

  “你确定不帮在下这个小忙?”

  严茉苏一窒,死穴被戳个正著。当下笑眯眯起来:

  “哎哟!哪儿话!不过是小忙嘛!就别跟我客气了!能帮上罗才子的小忙,是小女子莫大的荣幸呵。呵呵呵呵——”

  可怜的洛华,你就壮烈成仁以取义吧!

  ※ ※ ※

  女人?她嫁的是女人!

  望著她咯咯咯的得意母鸡式笑声大显神威,

  他开始计画著如何“灭口”……

  ※ ※ ※

  第八章

  她在墨宝斋所发生的事件,龙九从手下那里听到了。

  原本他只是好奇她准备如何把二哥二嫂的书画作品给创造出高价值,才抽空把那两个随扈叫来一问的,倒没料到这次出门她还巧遇到了家乡故人以及罗言真等人!

  那想必十分精采吧?!简直是旧亲新戚齐相聚,相见欢哪!相较之下,他这边习惯性出现的打打杀杀简直是一种乏味而千篇一律的无聊。

  当严茉苏忙著与墨宝斋的人谈生意时,两个手下之一就出来与彭家的人闲扯聊天,正巧那些彭家人也好奇著严茉苏的夫家是何来历,非常乐意攀点交情,於是彼此都打探得不亦乐乎,是皆大欢喜的畅谈。

  “那彭家,家底如何?”放下卷宗,龙九身子往椅背靠去,很佣懒闲散的姿态。

  “彭风算是很会经营的商人,有钱的商人总不免经历一些地痞无赖的勒索骚扰,於是近几年极力与一些江湖人物往来,拉拢一些靠山;为了把事业做得更大,极希望找缝往官家钻营,但目前毫无所获,毕竟只是中等商号,那些官员没将他看在眼底。”龙帮主探消息的头领恭敬答道。

  龙帮并非江湖上最大、最强盛的帮派,但却是江湖上消息最灵通的帮派,每一个手下都是打探消息的高手。所以只这么半天的光景,彭家的一切都被搜集到龙九眼前来。虽然因为时间太短,没办法做到钜细靡遗,但重点都有了,也就成了。

  “他们与哪些江湖人物往来?”龙九问。

  “不是太显头的人物,其中较为知名的算是『黄山六绝』的徒弟李道嵋。”

  “李道嵋?”疑问。非常耳生的名字。

  “此人在江湖上小有恶名。劫过两次镖银、打败过五个江湖後生,自封『无影千臂』,专在一些富贾家中讨些保护费过日子。”

  “这样吗……我记得黄山六绝这次也来了两人想夺宝是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