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当家主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一章

  他是个厌恶麻烦的人

  龙御星是个爱好和平的人。

  他更是个把家人保护得万般严密的人。即使涉身江湖不归路,也不愿让家人有任何遭受到危险的机会,所以他不免常常感到苦恼。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江湖人才会说他严肃冷漠,不喜笑更不近人情。

  如果环境允许,他多么希望就这样成日平凡的过着每一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要有惊涛骇浪来惊扰,也不要有任何烦琐事来劳心──

  “九爷、九爷-”总管的呼喊伴着惊慌的跑步声听来有些凄厉。

  “什么事?”坐在天水厅里的龙御星-同时也是总管口中的九爷,响应的口气显得意兴阑珊。

  “大少爷到邻县收帐回来了!唉呀──”奔进门的速度太快,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的,都忘了还有一个门坎要跨,结果硬生生被那么一拌,一把老骨头就这么飞成一道小小的拋物线,直往龙御星所处的方位跌去──

  龙御星眼皮没有抬起些许,像是他那双浓眉大眼也就只能张这么开似的。不过他的左手倒是抬起来了一点点,但只那么一点点就够啦。就见惊得叫不出声的总管那平飞的姿势只教两根手指提住衣领,便在瞬间改写了他跌碎一身老骨头的悲惨命运。

  拎住、手腕一旋、轻放。然后龙总管便被直挺挺的『种』在龙御星身旁三尺处啦。毫发无伤。

  “说。”言简意赅。

  “是这样的,大、大少爷打柳川县收帐回来啦!”边喘边说,心里还得用力回想刚刚被那一拌给吓飞的事件重点究竟系啥?快想快想,主子的耐心十分有限,耽搁不得的。

  “嗯哼。”了解,催促往下说明。

  “大少爷收了柳川县的『旗富』、『大康』、『永安』三家店铺的帐回来啦,可是,可是……银、银子没有跟着……回来。”说罢,龙总管屏住气,完全不敢有任何动作,更希望自己可以变成一件无感无觉的家具,那么一来,就可以躲过九爷可能会发火的下场,九爷最恨家人乱花钱了,尤其是家用钱不能开玩笑的。

  龙九缓缓问道:“银子……没有回来?是什么意思?”语气平缓,七情不动,像是随口在问天气。

  “大少爷说、说、说……”开始结巴。

  “他说了三个『说』字便用完所有银两?”疑问。

  “不是的,请原谅小的口吃。”不敢再拖,很快道:“大少爷把银两都捐给了柳川县的『开远书院』,说是当作几个小少爷的学资,大少爷认为他作了一项成功的交易,以后龙家的子孙都可以前去书院学习,再无须缴束修。”

  龙九没有马上反应,他想了一下,语气仍是平平,问道:“让我先了解一下,这三家店铺虽是营运普通,但每月收回来的帐,多少也还有一二百两吧?”

  “是,这次应收回一百七十五两。”

  “书院是吗?据我所知,即使是盛名远传的山西白鹿洞书院,整年的开支最多也不过三四百两。因何这名不见经传的……开-”啧,小名小号记不住。

  “开远书院。”总管立即贴心提点。

  “这开远书院哪来的本事,一口气便能说服我家老大拱出龙家上下整月份的生活用度?”像是自言自语,不过很快问道:“大少爷呢?”

  “大少爷他……说、说要去告诉老夫人这个好消息,方才马也没下,立即前去『咏春别业』啦。”这也就是他这个老总管之所以会苦哈哈站在这里等人轰的原因呀。

  “他倒聪明。”隐约咕哝,然后道:“说说那书院是何来头吧。”

  “是。开远书院专收幼学,分作童子院与童女院,这童女院因教授三从四德而大受地方欢迎,据闻邻近各县有名乡绅与富豪,都把闺女往那里送,已经在武昌蔚为风潮,大夥皆以支付得起高学资或捐出学田为光荣事,以致于开远书院来柳川县创立书院一年以来,迅速成为远近知名学府。”

  让所有富绅花大钱花得得意洋洋?好大的本事。龙御星问:“莫非主持书院的山长其声名特别显赫?”会让一群铜臭商人去附庸风雅,莫过于书院山长乃当代名儒。

  “这当然是主因之一,听闻这开远书院的山长正是已故知名大儒刘开远的独子所创办,而这独子刘洛华在年轻一辈的儒生里亦是颇有文名。但开远书院会这般知名其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山长夫人严氏的利害手腕。她游走于各大府第的夫人之间,与夫人们建立情谊,短短三个月便已使开远书院生徒人数满百。百人之后再不收徒,几个月沸沸扬扬下来,便教这开远书院成为武昌附近首屈一指的书院,乡绅们皆以能让子女进院求学为荣。”

  龙御星明白了:“就是因为这样的风潮,所以我那心志不坚的大哥才会一骨脑儿急巴巴地抛出银两,给咱家所有小娃儿的未来学资给缴了足,完全忘了本家这边正等着拿他收回来的钱支付用度。”

  总管点头,很害怕的继续道:“大少爷说、说九爷回来了,有九爷在,应当无须担心用度的问题……”呜,怎么办,九少爷笑了,好可怕呀!

  “意思是,九爷我,主持一个龙帮,理当油水多多,不会介意把公款当私款挪用,养这一家子人是吧?”龙御星笑了,手上那只杯子往桌上一搁,『碰』地一声,哪还见什么杯子?仅剩一堆粉末啦!窗外的寒风扫进来,桌上那堆白末转眼被吹个四散,不见踪迹去了。像是间接在宣告总管接下来的命运似的。

  呜……九爷,大夥都知道您老武功高强,是东北那边声名赫赫的龙帮帮主,但这里毕竟是您老家,这里更是民风淳朴、人心纯厚的南方武昌呀,您就快别用这江湖招式来惊吓家里这些善良老百姓了吧……龙总管心里边哀泣边颤抖。

  不知是不是比较没那么生气了,龙九的微笑仅是那么昙花一现便收起,这让龙总管的心安了那么一些些。

  龙御星道:“还有什么事必须对我报告的,你最好一次全说了吧。”

  意思是,该说的若是没说,而日后又让他知道了,他的下场肯定会很惨。

  这龙御星,十八岁出门做生意,也不知怎么做的,居然做成了一个江湖人,居然在东北建立了帮派,居然还闯出了名堂,然后如此这般过了八、九年,没刻意安排过,但毕竟是步入江湖了,也没回头的机会。

  从无意让家人被牵涉进江湖恩怨里,所以他每年回武昌探亲一次,极尽所能的保护家人安好,让他们过着寻常的生活,没想过要将家人搬迁去东北定居。但是事情却渐渐脱离他所能掌握的,让他常常感到一个头两个大,尤其是最近这一、两年……

  “可是九爷,您对大少爷的……”龙总管以为下个月的银两用度被大少爷送掉了,才是至大问题,应当先处理的,虽然说其它事也是会让九爷很生气……

  “我会去柳川县处理。”龙御星淡淡说着,不以为这种事必须继续讨论下去。“你还是先说说我这些一家老小又做了什么了吧。趁我人在武昌,该让我知道的事都一齐说了吧。”

  口吻显得相当认命,对于他那些宝贝家人,他连笑的力气也没有。

  龙总管偷觑九爷又变回懒洋洋的表情,心里安定了些许,这代表九爷已经有最坏的打算啦,比较不会被气得又笑了。深吸了一口气后,硬着头皮说了──

  “三小姐……向十七少爷借火药,想在庭院里炸一座池塘养鱼,结果火药用太多,烧了姑爷的房子,现下正暂住在客栈,原本三小姐想回家里住,但听说九爷回来了,就不敢进门,也不让所有人告知您。”呜……他一定会被三小姐骂啦!

  “……”

  “还有,老爷去乡下收租,又……又资助佃农的儿子上京赶考的盘缠,这次资助了七个人,花了一百两。原本该收回五十两租金的,却反倒赔了五十两出去。”

  “……”

  “再有,七、七姨娘,听说有身孕了,九爷的第二十一个手足在六个月后即将出世。”

  “……”

  接下来依然是类似这样的鸡毛蒜皮杂事,条条陈列,共有三十八件。而龙御星表情虽是不动如山,但是他双臂上暴凸的青筋,大概也凸了三十八条吧!

  直到总管终于说完,龙御星差不多已经坐化升天了。

  ※※ ※

  好吧,一件一件来。

  纵使他是这么一个爱好和平、排斥麻烦的人,却不得不兴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叹。当然这感叹还可以更引申为『生在龙家,万般不得已』这句话来诠释自己的悲凉处境。

  再重新介绍他一次。他是龙御星,别名龙九。这别名的源起很简单,就是家里排行第九。

  幸好他不姓张,更不是排行老三,不必被人张三张三地叫,不然岂不是成了悲剧一桩──至少对叫他的人来说,肯定是死得很惨的悲剧。

  一百年前,龙家是武昌的大地主,土地多到连自己也数不清,听说放匹快马在武昌内奔驰一日夜,都还走不出龙家的土地。虽然说因子孙不善经营,土地日渐少了,可传到龙御星父亲这一代,也还是相当殷富的。

  龙御星的父亲龙长生有两项特别的本事:一是败家;一是生育。

  生育这方面就无需多作说明了,他目前有二十个孩子,而且不保证日后会一直维持住这个数字。由此可知此老的厉害。

  至于败家一事,更是教人叹息呀!龙长生继承的财富照理说三辈子也败不完,除非他迷上嫖赌之类的恶习,但没有,龙长生唯一的恶习是『软』。耳根子软、心软、手软。于是就这么一个软字,成功败光了家财。

  无可奈何的家道中落,使得龙御星以十八岁的稚龄就出门闯荡,想为一家子人打出一片生天。只是没料到竟会成了江湖人,进入江湖对他来说,至今仍是一件误打误撞的误会,百口莫辩得不得了。但能怎样呢?毕竟都进入了。至少家里的财境困窘他是帮上忙了,为此心里多少也有些安慰。

  当然,要养这么大一家子,需要大家同心协力才成。可取的是龙家的男人都是很努力在工作的!可怜的是钱却永远不够用。

  钱不够用的主因,大夥都是心知肚明,但却无力去改善它,只能作牛作马去维持着这样的用度。即使常常因此弄到借贷,常常必须飞鸽传书到东北龙帮求救,日子也算是这么有惊无险的过下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