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愿者上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他愣了下,再一细看,赫然惊觉自己正被拖行中,而且是头低脚高——双脚高高被缚於粗棍,而头垂在沙泥地上。

  前方的背影娇小又细致,分明是之前那钓鱼的姑娘。

  「搞什麽啊?你懂不懂救人……」嘴一张,噗噜噗噜,污秽的酸水不受控制地流出他的嘴角。

  「混帐女人!我会被你玩死……唔……」恶心的秽水滑过他的脸颊,渗到他的眼里。就算是自己的,也备感恶心啊!那种腐臭的味道钻进他的鼻间,让他喉口蠢蠢欲动到难以抑止的地步。

  「我跟你有仇是不是?有种的来单挑啊!你转过来……恶……」腹腔内波涛汹涌,他甚至等不及下一波的恶心,就见粗大的树干迎面而来。

  「喂……等等……等等……」他瞪圆了眼,叫:「该死的女……」「咚」一声,他的头受到撞击,充满咒骂的神智不受控制飞了出去,而他的内心只残留一个念头——他火大了。

  如果他活过来,他要……他要……

  ※ ※ ※

  如果他活过来了,他要亲手掐死这个女人的父亲!

  不打女人是他的修养所致,他不想在二十三岁这一年破例,所以他决定痛揍一顿这个女人的父亲!

  让她那个臭父亲瞧瞧究竟教出了什麽女儿来?养不教,父之过,这句话他也读过的!

  轻凉的味道斥鼻,让他心神缓了缓,浑身虽然微微刺痛著,但这点痛对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还是微不足道?管它的,能活下来才该是最重要的。

  他掀了掀眼皮,首进眼帘的是入夜的旧木屋,晕黄的烛光闪烁,反射在四周跟正在照料他的老头身上——

  「公子,您醒啦?咦咦,何以用这般歹毒的目光瞧著我?」那老人讶问。

  「你……是谁?」西门永气若游丝地问。

  「老夫乃村中大夫,你身受重伤,若不及时救治,只怕公子早奄奄一息,等候牛头马面来索人了。」

  「你是大夫?这麽说……你不是她老爹了?」

  「他?」

  「我的救命恩人。」他鄙夷地答道。

  「原来,公子是指宁姑娘啊。」那老头略嫌轻蔑地答。

  西门永闻言,烧得正旺的心火暂时搁下,眯眼注视这自称是大夫的老头儿。

  「你……被她虐待过吗?」他问。

  「啊?」

  「还是,她对你见死不救过?」

  「这……这倒没有。」那老人一脸迷惑。

  「那就是她曾下毒想毒死你了?」

  「公子,我跟宁姑娘没有任何的关系。」那老人澄清:「老夫乃李家村的人,家住前头的村落里,宁姑娘只是个外地人,平日也没有来往,公子何出此言?」

  西门永哼了一声,没有正面的回覆。

  「公子,你的伤势颇重,尤其你身中数刀,刀刀皆可见骨,一定得休养个把月上……还有你的头跟背到处都是严重擦伤……」

  「擦伤?」

  「依老夫所见,公子您的仇人与你必有不共戴天的血海之仇,在你昏迷之後,还很残忍地将你拖行数里之远呢。」

  不说还不会想起,一说,胸腔内的一把火又烧了起来。西门永费力移动他的头,让整间破木屋一入他的视线范围内。

  「总之,我会好就是了?」

  「还好遇见了老夫,不然公子的小命可就……」

  他不耐插嘴:「那女人呢?」就算不打女人,至少也要痛骂一番,他才痛快!

  「女人?哦,您是说宁姑娘吗?老夫也没瞧见她……」迟疑了下,那老人忽地逼近西门永。

  西门永被迫面对那张皱纹多多的老脸皮,正要脱口叫他滚远点;这老人却以说秘密的口吻压低声音说道:「公子,您若好些,就快些离去吧。我想宁姑娘她可能不怎麽欢迎你。」

  「我可以感觉得出来。」西门永讥道。

  「不不,我是说,她不单指讨厌公子,老夫想,她的遭遇让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接近男人了吧。」

  近乎腥臭的气体喷到西门永的脸上。一个堂堂的大夫怎麽连自己的恶臭都没有发现?还是,只有在说这些浑话时,这老头儿才会产生这种臭味?正当这麽想的西门永尚未接话,那老头儿以为他有兴趣,连忙道:

  「宁姑娘她啊……身子已经不乾净了,几年前……」

  「你闭嘴!」他没好气地说:「有时间在这里道人长短,不如你去抓个药方,治好你的口臭!」见那老头儿一脸胀红,心中更显厌恶。「我衣服口袋里有银子,你自个儿瞧瞧药方值多少,自己动手拿,拿了後就别再让我瞧见!」

  他很清楚自己的脾气不甚稳定,有话直说更是他的缺点。

  当年,他大哥怕他命中戾气过重,好勇斗狠,为他换掉「勇」字,可惜很多事是命中注定,他脾气就是与生俱来的,即使改为西门永,他仍然不认为一个「永」字,能改变他什麽命运;最多,就是「永远」是西门家的养子了。

  不过,虽他是个暴性子、品德也没有多好,但也还懂得分是非,懂得什麽叫正气。

  那老头儿难堪地走後,他试著要坐起,但苦涩的舌头让他阵阵的反胃,头有些晕眩,晕眩到让他以为刚走进来的姑娘是对双生子……或者三生子?

  不能示弱!他想道,硬生生地扶住硬床,撑坐起来。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名女子身上。这女子相貌清秀,差不多二十以下,一身朴素到破旧的衣物,连个头簪都没有,他瞪著她,一直瞪著她,忍住开口的冲动。他是个男人,不能欺凌女人,所以,他给她一个机会,只要她肯道歉,他照样会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等著等著,看见她盘腿坐下来,自顾自地吃起面来,他终於爆发了,破口骂:「该死的女人,你眼睛瞎了不成?看不见我吗?」

  她呆了呆,慢慢将视线转向他。

  「我的饭呢?」他没好气地叫:「你自顾自地吃,就算不喂我药,至少要让我吃饭吧?还是你以为我自己可以跳起来去煮饭?」

  「我以为你不会饿。」她开口。

  「是鬼才不会饿!」他虽伤重,但自认年轻强壮,复原能力很不错,照他预估,只要他肯,七天之内离开这里绝不是问题!

  「这样啊……」

  她的屁股紧紧连在地上,一点也没有要起身多煮碗面的迹象。西门永愤叫:「你再去煮碗面,你这碗先给我。」

  她看著他半晌,才默默将吃了几口的面递给他。

  即使没有什麽胃口,他也要强迫自己用食,於是,他抖著筷子,勉强塞进口面——

  「噗,」他尽数吐了出来。「这是什麽东西?」

  「我煮的面。」

  「真的是你煮的?不是你从哪家的馊水桶里挖出来的?」他脱口。

  「我煮的。」

  「老天爷!世上怎麽会有不会做饭的女人?又怎麽会让我西门永遇上?」老天的捉弄差点让他的头发都要燃烧起来了。

  他无力地靠向墙。再吃一口,保证他会马上晕过去,真的。

  必须另外再找人给他做饭才行,否则他会活活饿死。

  「救命恩人,烦你……」烦你到附近村落里去找个厨娘吧,他给钱总行了吧?正要这麽说,胀气的脑袋忽地闪过那老头儿的话,皱眉:「你这附近就一个村落?」

  「这里只有一个李家村。」她面不改色地答,随即想到什麽,补上一句:「这儿算是入口处,时常有人经过这里。」

  他嘴一张,对上她清澈没有情绪的黑眸,然後,他又想起那老头儿的话,闭上嘴,哼声道:

  「真是见鬼了……」瞪著那碗面,默念「我要健康、我要健康、我要健康、我要吃、我必须吃!」,随即狼吞虎咽下半碗面。

  她略带奇怪地:「你不是嫌难吃?」

  「要你管!」

  见她也当真不再管,往外走。

  他急叫道:「你再帮我煮碗面,什麽料都不要加,就把面下在白水里就够了!我快饿死了!」

  她没回头,愈走愈远,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他的眼瞳里,「咚」地一声,他软趴趴倒在硬床上。

  「我就说……这碗面可以毒死一个人……」他有气无力地咕哝著,眼皮逐渐合上,嘴巴比石头还硬道:「我只是睡一下,不是晕过去……记得叫我起来吃面……我绝对不是晕过去,就算我口吐白沫,也只是睡到流口水而已……」

  ※ ※ ※

  半个月後,南京城——

  骏马停在城内西门家的後门,不等通报,他跃下马,快步走进府内,见到丫鬟,就迫切地喊道:「有什麽现成好吃的,就快端上来!热冷不忌!快点啊,还站在这里做什麽?纳凉吗?」

  「永弟?」西门笑闻讯,匆匆出现,见他身体安然,大松口气道:「这些日子没你的消息,为兄还以为……」

  「还以为我去闯阴曹地府了,是不?」西门永没有停下脚步,指著另一个丫鬟,命令道:「你!就你,快去烧水,不用烧得多旺,温水就可以了,我要洗澡!我一定要洗澡!」

  「永弟?」西门笑跟著他进房,见他泄恨似的脱下一层层的衣物,忍不住道:「你身上并无异臭,不必如此匆忙。」

  「没有?大哥,你说没有吗?」西门永用力地闻了闻自己精瘦的身体,叫道:「这叫没有?难道你没有闻到我身上那种……那种……气死我的味道?」

  西门笑闻言,不以为意地笑叹:「你是要先洗澡的呢,还是先用饭?」他这个义弟脾气不佳是众所皆知,早就见怪不怪了。

  「一块。」西门永答道,一等浴桶倒了水,也不等水满,便急性地跳进去,同时扔了一个盒子给西门笑。

  「这是?」一打开来,西门笑闷不吭声半晌,才缓缓抬头往视他。「你果然去了。」

  「大哥,你快去找名医瞧瞧,这奇山雪莲要如何用,才能发挥它该有的功效。」

  西门笑合上盖子,不急著离去,反而拐来一张凳子坐下。

  「你在博命,你知道吗?之前我就听说有名青年抢到了奇山雪莲,却不慎重伤落河,那长相、那身形,形容得与你无异,我派人四处寻你,你可知,我有多担心?」

  「现下我不是好好的在这儿吗?」

  「为兄并不是这个意思。」

  西门永见奴仆端来美食,立刻囫囵吞枣,咕哝:「果然不是我有成见,那娘们儿真是在饭菜里掺馊水整我。」

  「娘们儿?」西门笑被转移了心思。

  「我遇上了个娘们儿,多亏……她救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