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那就是直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2 页

 

  宫里的太监都是传声筒,没个好东西,他想。先前京师贵族间还在打赌,徐直与公孙玲杠上时,陛下到底是偏向在京师横行无阻的徐直,还是铁面无私的廷尉……或许,这一天,会遇上的。

  只要他能活下去。

  徐直的第一个身边人就叫公孙玲。

  姜玖猛地张开俊目。

  这样的认知,让他神智瞬间清醒起来。“公孙玲!是了,是叫公孙玲啊!”他想起来了,徐直的第一个身边人离开徐直后,承陛下的恩德在朝任职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官,一开始还有人把身边人这事当众提一提,公孙玲因此与同事闹翻,久了也就没人自讨没趣的去主动提起;当时他尚年少,听过就忘,后来公孙玲身职廷尉,铁血的办了几件京师大案子,人人看着他只想着公正无私的廷尉,压根少有人想起他的本名或者跟徐直的身边人连接在一起。

  徐直的第一个身边人……他又想起那日公孙玲代周文晟前来传口谕时,那眼神冷冰冰的看着他……廷尉恨他,因为他举刀向徐直,害的徐直差点枉死!

  突然之间,有什么解开了。

  在黑暗里,他挣扎的坐起来,全身疼的冷汗直流。

  “我懂了……今天大姑娘不是写脑中当下记得的思考,她是写给我看的。”他已有习惯阅读徐直的书写记录,反复思考,希望能够跟上她的脑里思想,但每每挫败,有时入魔到连梦里都在思索着。

  阿玖,我找到你了。

  今日徐直所写,谜解就是这句。

  他怔忪半天,而后失笑。找到又如何?对于徐直,身边人是死是活,从来就没有意义,她只是喜欢破解谜题,甚至,会为了这个谜团而前来确认他的生死。

  仅此而已。

  她根本没有心,所以,她的身边人最好也不要留心,谁先留了心,谁就是自取灭亡。看看季再临,留了心,连季姓都不要了,他不能也不会……何况,他……的心早就不见了。

  姜家只他一个人,曾经最亲的也成了陌路,哪怕现在云卿有软化的迹象,但是……他一点也不想去把自己的心找回来。再过三年,他就要回到朝堂重挣回姜姓的荣耀,至他死,他都不需要他的心。没有心就不会痛,他会跟公孙玲一样用尽心血来光宗耀祖…………公孙玲?

  他顿了下,面露疑色。“为什么那日在殿外,她会唤一声公孙玲?依她补寄姓的个性,应该叫声啊玲含糊过去才对。”再临、同墨、阿玖……她从不主动喊他们的姓,她不记西玄贵族的姓,又怎会腾出自己的脑量去记公孙两字?

  她满脑子学术研究,要塞个人在她脑里简直不可能,叫他们名字也只是方便喊人而已……·要徐直有心,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就算哪天周家皇室不出产疯子……门被推开了。

  果然是徐直的作风,从不偷偷摸摸,要解开谜题就光明正大。这让他想起他刚来的头一年,徐直看中人家质子自它国带来的护身符,因为在她脑里没有这种记录,想直接讨来研究,他与再临为了不让西玄徐直有个恶名,丢西玄人的脸,绞尽脑汁去亲近那名质子,最后换来那个护身符……这种身边人还真不是一般人做的了。在黑暗里,他不自觉地笑了。

  烛火亮了。

  她背对自己正低头看着白日她的书写,身上穿着斗篷,身姿跟往常那样直挺,可见开颅后她如九行所言一样修养的极好。

  极好。

  他暗松口气,眼见为凭,总是安心些。

  也是,如果身子不够好,怎会花心思来解谜。

  他只能在她身边再做三年,那,他就陪她解解谜吧。

  他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大姑娘,我就想,你是发现了。那上头写着,我找到你了,阿玖。总算也有这么一回,我终于看懂了。”

  在桌前的身形一如往昔的果断转过来,完全没有疑惑、做梦、震惊等情绪。

  姜玖保持笑容,看着这穿着斗篷的女子往床边走来,她背着桌上的烛台,是以他看不清她的脸色,她却能清楚的看见他的细微的表情。

  他神色自然,轻松笑道:“大姑娘,你真是聪明,是怎么看穿我跟同墨还活着。”

  “……同墨,也活着吗?”

  姜玖思绪一滞,目光停留在她脸上,看不清,但,语气似乎有点古怪?“是的,她也活着,只是我们几度跨进鬼门关,所以……”

  徐直哦了一声,坐在床沿。“现在呢?已经都稳定了吗?”

  “是……这几日我正想下床,只要能走,我就会到大姑娘面前……那日,是我不好,我不该举刀向大姑娘……”说起来,他也懊悔。

  “非你所愿,任何人皆是如此。我若中摄魂,便是要我杀了你们我也是毫不迟疑。”

  这话还真直白,姜玖内心苦笑。不直白也就不是徐直了,连说点好听话都不会。不,不是她不会,而是她从不愿花心思去学。

  忽然间,她往他这里凑来,姜玖已经习惯她这种动作,也早麻木了,连帽随着她的倾斜滑落,露出她尚未及肩的青丝。

  虽然已经知道开颅有多惊险,发须剃光再长,但亲眼目睹了,他仍不由得脸色发白。西玄哪有女子在三十多岁时头发这么短?短到只怕他呆在她身边都会时时刀劈开她脑子的那一刻吧,他都不知道该不该同情九行了。

  她仿佛一时不适应帽子落下,微微侧过头,面向烛火。

  瞬间,姜玖停止呼吸。

  她又将帽子戴上,说道:“头还不能受凉,我老忘了。”

  “……大姑娘……”

  “恩?”

  “你……你……怎么……”他声音微颤,令徐直往他面上看去,他脸上肌肉无法控制自如。他想说,怎么变得这么憔悴。在他中摄魂前徐直跟他初见时没有什么两样,如今的徐直相貌已跟她的年龄相合……是开颅让人一夕变老么?再一定睛,她颊腮满泪,令他心神大震。

  他忽而想起,那一年他全家罪证确凿问斩后,他心灵大受折磨,一日之间已认不出水里那个拥有沧桑面貌的自己。

  “……大姑娘,你从来没有哭过呢。”话出口的不甚流利。“怎么……会哭呢?是谁……欺了你?还是……”还是为了他而哭?他以为……以为姜家全灭后,这一世再也不会有人为他落泪了。

  “谁会欺我?”徐直想了一下,却是自己不曾哭过。她抹去颊上湿意,眼底却又蓄起了泪。“真奇怪,眼泪还没停,但现在心情却是轻松多了。阿玖你道是因为哭出来的缘故,还是因为亲眼看见你活着,我脑袋清空了不少?”

  姜玖闻言,一怔,而后哈哈大笑。

  这就是徐直啊!这就是徐直啊!不管是何时何地,她总是想解开她内心的疑念,不管何时何地她就是这么坦然。

  明明满面是泪,她也不遮遮掩掩,仿佛眼泪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可耻也不是要楚楚可怜博人喜爱,她就只是发泄而已。

  就只是……因为他活着而已。

  她哭了,因为他活着。

  所以……所以……没有心的,是谁啊?

  “大姑娘还记得吗……我初来的那一年,你看上一个质子身上的护身符,最后是我替你套交情换来了,足足花了好几个月呢。”

  老实说,徐直不记得是他来的第几年,却是记得护身符那件事,因为这是近年她唯一没看过的它国护身符。她委婉道:“其实你不必如此费力,我一样可以拿到手。”

  他自掌中抬起眼,温柔的笑道:“大姑娘一向不大诳语,我居然信了你呢。也许你不需要,但我还是必须做,这就是身边人的职责。大姑娘,你养慢些,等我好些,我陪你去一趟涂月班的老窝吧。”

  徐直看着他。

  他笑到无法停止,哪怕全身被这股笑意折腾到痛不欲生,最后他捂住脸仍然大笑着。

  “好。”徐直起了身。“你好好养伤吧。”

  姜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神色虽是模糊,但较以往柔和些。“大姑娘,你记得公孙玲。”

  徐直嗯了一声。

  “为什么你记得他姓公孙?”

  徐直奇怪的看他一眼。“他希望我记得,我便记了,需要为什么吗?”

  “……”就这样?因为公孙玲够主动?只要主动?她不是不喜欢太主动的人吗?

  到底是谁说徐直喜欢守规矩、顺从的人?太过私人的事他从不主动提,再临也是,他们长久守着这条规矩,方能留在徐府,不该是这样的吗?

  徐直起了身,道:“确认你跟同墨还活着,我就……”她搜寻着此刻情绪的形容。“我就放松了。你好好休息,改明儿我再来看你。”

  “大姑娘!”

  徐直停下。

  “你……能不能先把烛火灭了?”

  徐直依言吹熄。

  乌漆墨黑的屋子里,姜玖低低的说着:“我姓姜,大姑娘平日叫我阿玖就可以,但,我希望三姑娘能记住我的姓。”

  “好,我记下了。”

  他微微一笑,又听的她道:“阿玖,等你好了再陪我练拳吧。九行不擅长。”

  “这职责确实该我,请大姑娘再耐心多等些日子。”他柔声道。

  他听见门被掩上的声音,突地笑了一声,而后连连底笑。

  脸上一凉,他一抹去,笑声赫然停止。

  黑暗里,他声音轻轻地响起:“我也落泪了啊……原来,我还有心吗……”在徐直身边的日子是平静的、沉淀的,哪怕他日日夜夜想着姜家的恨、姜家的荣耀,他也在不知不觉中找回来自己的心吗?

  无论如何,万幸……

  徐直没有看见。

  一个大男人哭了,真真丢脸至极。

  此风,不可再长。

  番外三:成为后院人的后遗症

  元宵节,西玄二皇子在酒楼窗边,忽的起身。

  “徐直?”

  人群里,确实有徐直以及她的身边人们。“她是傻了吗?在这种日子里,不坐轿,是要被人挤吗?”一个大姑娘在人多时被吃豆腐太常见,她身边人都不会想吗?“去,去告诉徐直,让她上来避避,要看烟火这里也方便,等人潮散了再走。”

  他身后的侍卫领命而去。

  他看着侍卫千辛万苦才挤到徐直身边,对着她说话,她心不在焉的听着,身边人姜玖客客气气的回着,转头跟徐直说了什么,她才抬头看向他这头,十分有礼的做了一个谢礼的动作。

  客套而疏离……白话点就是不把他当回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