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那就是直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1 页

 

  九行故作无事的取来信纸。“喏,这是魏公子写的。”

  姜玖随意看上一眼。都是伤重濒死的人,那能看见对方;他为了确认云卿是活着的,而非是他们在欺骗他,一如他们在偏徐直一般,他要九行无论如何都得证实魏云卿还活着。

  然后,九行带回一首少年情歌。那是魏云卿第一次自己作词,他不小心听见的,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十二岁?十三岁?他们醉生梦死还不知大刀将要落下的时候。怎么这么久远的事他还记得呢?怎么……连云都记得这首歌只有她听过呢?

  也不知怎么的,每隔一阵子那小子就让九行送来一阕词,都是少年时他看过云卿写的,确认彼此还活着。呵……据说那种擅歌舞,转眼就能做出诗词的人心地柔软,只要三言两语就能骗到原谅,所以他才宁可与魏家小子形同陌路……他在看看九行放在他手上的纸卷,是徐直的笔记。他细细读了一遍,不由得苦笑。他自认西玄贵族之后他是顶尖聪明的,却还是远远不及徐直。

  在没有成为徐直身边人前,他想着徐直不就是一个爱舞文弄墨的女人嘛?只是顶了徐姓而已,要他说徐达还比她美呢,成了身边人后才知道蠢的是他。

  “大姑娘近日可好?”

  “好。自开颅后少有头痛,只是……”

  “只是?”他时关注着徐直开颅后的近况。一向是很好、不错,看似跟以前一样,让他安下心来。

  九行嗯了一声。“可是是我的眼光有问题,周公子也从没有说什么,”他提到周文武时,姜玖撇了撇嘴。“但我觉得大姑娘好像老了点。”

  “老了点?”

  “姜玖,大姑娘是不是先前喝了什么保颜药,现在忘了喝?看起来多了那么个几岁。”

  “是憔悴吧。大病初愈是会这样的。”姜玖不怎么放在心上,一字字读着徐直的书写。也只有还年轻的九行才会注意到女子的美貌吧,他都经历了那么多事,美貌?那根本不值一提。想他当年还发下豪语说要娶西玄第一美人呢。

  他又问:“陛下呢?”

  “陛下三不五时差人来探大姑娘。”

  姜玖寻思片刻,想起他昏昏沉沉时,廷尉亲自来看他一会,在他耳边说着陛下的口谕——“你很好,且放宽心养伤,朕不会亏待你。”

  廷尉那双冰冷冷的眼神,哪怕他伤重也极为印象深刻。明明是代表陛下安慰的话,语气里却透着一股冷意。陛下满意他听从旨意,即使他只是中了摄魂,万不愿对徐直做出那种事,但这何尝不也表示他是忠于陛下的?为何廷尉的眼神……他一直想不透,以致在养伤的这段日子时时想到那双眼睛。

  “你还是多休息吧。”九行扶他躺回去。“早些好,就能让大姑娘知道你们还活着的好消息。”

  “好消息?”姜玖失笑,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只道:“大姑娘还是坚持要去涂月班的老窝吗?”

  “是啊,等她头发过肩后,养足了精气,就要出发了。”

  “我明白了。”果然任何事都阻挡不了她。也对,她心心念念的就是她的研究,连她的头痛都无法阻止她。

  九行将徐直写的字句搁在桌上,正要离去,突然听见姜玖问了一句:“大姑娘有问过我们一声吗?”

  九行顿时面露尴尬。“也许心里是有的……”

  姜玖轻笑一声。“我累了,连喝碗药都这么累,要康复还真要一段日子,你们设想的很好,不告诉大姑娘,以免她精神不定伤及开颅,累及修养,你放心,你要学的还很多,我会尽力好快一点,跟着你们去……”

  “也不用急于一时……”九行闭上嘴,他看见姜玖斜睨他一眼。自他来到徐直身边,他老是觉得姜玖对他有很重的敌意。

  姜玖合上眼目,笑道:“阿玖……阿九……对她来说都是同一人吧……”

  九行等了等,没等到下文,虽是一头雾水,却也不打扰他休息,悄然掩门而出。

  姜玖笑了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笑什么。是在笑自己呢,还是笑九行?

  阿玖,阿玖,一开始他还反感徐直叫的这般亲热,而后才渐渐发现,她从来就不记得他们的贵族姓氏,再临、同墨、阿玖……因为,她从来不留心,所以,他们也不该留心;有心了,等着他们的就是自取灭亡,这点,徐直一直做得很好,不是吗?所以,哪怕他与同墨在她心里已经死了,她也不会有半点感伤。

  真的很好……

  现在他只需尽快养伤,在徐直身边再熬上三年,就能转入朝堂,恢复西玄姜姓,就如同已入朝为官的第一个身边人。

  当年他看着周文武对徐达疯魔感到不解,或许他对恢复西玄姜姓也早就疯魔了吧……他失笑,双手捂住眼眸。

  “他就是姜玖,姜姓之后。徐直,你看如何?”

  二十多岁的美人走到跪在地上的姜玖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姜玖刚自大牢出来,一身梳洗过后他还他后美的容貌,他略比眼前的女子少上几岁,但在近距离之下,他真真觉得此女子比他还小。

  她是徐直呢,当她二十岁名动天下是,他才是十六岁少年,他提醒自己。

  他小心的掩饰贵族气质,又刻意不显出太多的卑微。徐直名动天下,西玄人皆知,他心里对她也敬上几分,不过……他瞟向她身后的身边人,叫季再临,他认识。

  都是天涯沦落人啊。

  徐直固然聪明,也有袁图神算的撑持,但未尝不是她身边人的协助才有今日风光?

  他还不容易压下云卿,受陛下钦点,只有让徐直认同,他就是稳稳当当的身边人了,到那时他在不动声色骗徐直把云卿弄进府,好过云卿落到其他西玄贵族手里。

  身边人这种位置,云卿干不来,迟早会出大事,还不如他来顶。有他姜玖在,谁敢动云卿……他摸透了陛下的想法,贵族间最好不要连成一气,他得与云卿保持点距离,徐直就是个最好控制的人。

  徐直嗯了一声,俯下身凑到他面前道:“见过吗?”

  “……见过。”他控制后退的冲动。这女人!“哪见得?”她似是一脸纳闷。

  他眯起危险的黑瞳,抬头对上她平静的眼神。最后,他决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咬牙道:“最近一次,是在青楼。”

  季再临上前一步。“青楼?大姑娘出门,我与同墨比随伺在侧,姜家人,你在说谎吗?”

  姜玖几乎要嗤之以鼻了。徐直是什么冰清玉洁的姑娘吗?西玄徐姓谁都知道是可以公然有男人的,不管是徐直的第一个身边人公孙玲或者第二个身边人季再临,都是入幕之宾。他很想问问季再临,现在是不是松了口气,终于有接续者?好好一个贵族怎样都比小倌好,难怪只听过徐达入过小倌倌,却不曾听闻徐直进去过……坦白说,徐直不一定要进去,直接挑个小倌去徐府也成,现在他这个身边人不也兼具这种功能吗?他自嘲的想着,以往是他上青楼,现在他却成了伪小倌……所以,才不适合云卿那小子啊。

  那小子到时不情不愿表露在外,这孤傲的徐直还不知道要怎么虐待他呢。

  姜玖尽量坦然道:“一年前,我在青楼里,当时大姑娘正在街上,有人对着你唱求爱曲,正巧你抬头,我们打了个照面。”

  徐直哦了一声。“不记得了,但你记忆力不错。”

  姜玖脸上有抹狼狈。犹记那时还有人笑问他,万一徐直看上他怎么办?他回什么?春风一度也不错,他也想看看西玄所谓聪明的女人在床上是不是也够聪明。

  哪知到头来,人家根本没记住他。他垂下眼,静下心,放松拽紧的拳头。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保住自己就是报纸姜姓与云卿,其他的,慢慢来。

  徐直走到殿阶前,无所谓的作揖道:“就由陛下做主吧,谁都行,他也可以。”

  高做在龙椅上的老人温和道:“那朕就替你安排姜玖吧。姜姓一族罪犯滔天,法理不容,朕也无奈,只能保住一个姜玖,就让他去磨一磨,说不得他日还能重返贵族之身。”

  姜玖叩首。“陛下仁慈。”

  “以后你主子就是徐直了,作为她的身边人,你的忠诚都得给她,知道吗?”

  他掩饰嘴角的讽刺。“罪民遵旨。”

  他随着徐直、季再临走出殿外时,迎面而来的正是宫里太监与新上任的廷尉。这廷尉是太子的人马,为人严厉而公正,几年前据说有旁支远亲见他平步青云而强霸京里,被他大义灭亲处刑了。他这嫡系只有他一人,旁支远亲也经次一刑没剩几个重要人物,他赢得铁面无私的称号,更得太子重用,连陛下都因此注意起他这号人物来。

  他都在想这个廷尉是不是存心的,没有靠山,连对亲人也不留情面的人,他要是陛下也会用。这个廷尉为了爬上高位,花的心思可不少啊。

  徐直与廷尉擦身而过时,并没有看向对方,各自要离开,季再临连忙叫:“大姑娘。”

  徐直停步,看向季再临,而后顺着他的目光转向廷尉。

  廷尉也因此勉强停下,朝她作揖。“大姑娘。”

  徐直恩了一声。“公孙玲,好久不见。”

  廷尉神色凝住,沉默大半天,久到一旁的太监都微微抬头看向他,他方道:“如今公孙已是西玄廷尉,大姑娘以后还是叫我一声廷尉吧。”

  “好。”

  廷尉拍过姜玖,脸上似笑非笑。“看来姜家人后人就是大姑娘的身边人了。”

  “是的。”季再临在旁答道。

  “那可要,好好地调教你这个身边人,免得他爬到你头上了。”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徐直看着他,然后不耐烦放人转向季再临。“再临,这是你的事。”

  季再临低下头掩饰笑意。“是,我会好好调教姜玖的。”

  廷尉挑起一道眉,难得的幸灾乐祸。“大姑娘喜欢守规矩的人,这姜家小子桀骜不驯,季再临你可要好好练练人,以免大姑娘一个不开心,就告上御状换人啊。”这话也不知是说给谁听。

  姜玖却是极为受用,将徐直的喜好记了下来。

  徐直看向姜玖。“恩,别让我感到麻烦。”

  “……是。”

  不知是不是他敏感,当他随着徐直离开时,感觉背后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他往侧后看,廷尉站在那里漠然的盯着他们,在旁的太监一直垂着头,仿佛当自己不存在。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