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那就是直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就在徐直准备离开天牢时,足下一顿,转回周文武的面前。她要笑不笑,突然开了口,一字一语模仿道;\"我要她!我要定了徐直!\"他怔住。

  \"可惜,周文武你要不起,倒是我,我徐直要定了谁,谁便归了我,从无例外。\"语毕,她轻笑一声,睥睨他一眼后离去。

  哇的一声,周文武呕出一口鲜血来。

  第1章(1)

  翻开西玄开国史的第一页,上头就明明白白记载过对西玄极为重要的一支徐姓。

  这支徐姓,不论男女,都是历代西玄皇帝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他们是良才美玉、国之栋梁,不管是马革裹尸或者鞠躬尽瘁,世代皆为西玄燃烧所有,性命尽献。可以说,西玄跻身四国之中,能够与大魏、北塘、南临分庭抗礼长达数百年,徐姓这一支功不可没。

  而徐直,就是出自这支徐姓之后。

  西玄的达官贵族里,若有长才者,都会在性命上头加上西玄两字,例如西玄徐直,西玄徐回……

  但,西玄徐直这四字,只在徐直二十岁以前常备西玄人这样称呼着。

  二十岁以前的徐直,只有西玄人才知道她学才丰富,宫里集贤殿的残缺文献、典籍全是她重新修润补齐,各国陆续派人来研究抄录时虽耳闻徐直之名,替她学识颇盛,但毕竟未达天下必须注目的地步。

  二十岁以后,徐直名动天下。

  起因于她上书表各国礼乐皆有不完备之处,眼前看似完整,但在后人的修补中仍有许多不合理或牵强之处,因此她主张以学术角度去还原礼乐其貌后再重新修订,不限各国。

  不限各国?这代表什么?是全天下!这必定是要对天下各国历史风俗考据、典章制度以及礼乐规仪等等了解通透道可以挑出错的地步。单就一个西玄徐直来搞定?未免太托大了。

  在朝堂上,文武百官含蓄反对,要是一个不妥,西玄的脸就丢大了,尤其是西玄武将认为徐直有着读书人的傲慢。

  无事生非,企图自抬名声,存心找茬,不知人外有人的道理,但西玄老皇帝仍是大手一挥,放任徐直去筹划安排。

  西玄的武将冷冷一笑,选择冷眼旁观……然后集体沉默了。

  十年来,一开始只有少部分的西玄专才跟着徐直投入\"礼乐找茬计划\";后来各国慕名而来、有共同志向或对自家国家礼乐专精的人,或老或少,或离开官学或舍弃入朝机会,不管是哪国人都口耳相传,千里迢迢来到西玄。

  还原、修正天下礼乐是一项庞大的工程,姑且不论到底是哪场战役或其他原因导致这些礼乐不约而同地在各国出现缺失,但,经各国人才的穷究对证,证实徐直所疑无误。

  虽然至今只进展道少数部分还原,但聚集西玄的各国人才实在众多,学士馆因应而生……不知不觉中,不再只针对礼乐的复古,而是各种钻研。

  不同项目的研究探索带动了天下各方面的进步,学士馆的风潮进入各国,规范逐定,学士中立,不受国家所限,可方便来往各国查证,所研究的成果也不限某个国家所用;这到底是谁主张已不可究,但正因这许许多多的不受限,学士专研起来不藏私,简直是学术者的天上人间。

  一时间,学士馆声明大盛,读书人无心为官又有有长才这,皆以入学士馆为毕生目标。各国虽有学士馆,但想成为学士者,必来西玄京师的学士馆做数年学习,取得学士馆的认同后方能发放学士牌。为表中立,徐直辞了官职,学士们见她皆喊徐直或徐学士。

  如今,几乎已无人再叫她一声,西玄徐直。

  西玄的贵人们都暗道徐直好心计,耐得住性子布了一个天大的局,利用西玄的资源将自己拱到天下人的面前,正合了她幼年时西玄神师的预言;徐直一生名动公卿,天下皆知,其名声将流传四国后世。

  至此,算是灵验了。那一夜,风声鹤唳。

  城门密封,北军在大街小巷巡逻,京师百姓连发生什么事都不清楚,却家家户户本能地闭不出户。

  军马一出,还会有什么好事?

  就连时有大人物出入、专供各国使节以及来往商旅居住的四方馆,也紧紧关上大门,灭去烛火,完全噤声,知道天明兵马散去才开。

  唯有西玄的学士馆,在关上正门后没有多久,有数十人持着长刀等武器悄悄自后门鱼贯而出,东躲西藏地来到徐府。

  月黑风高,西玄北军触动,绝对不是单纯的巡逻。早在此前,对各国政局敏感的学士已暗示西玄短期内将要乱……西玄老皇帝已经活到西玄人寿命的极限,西玄皇子也不是那些没野心的,太子登基前必有一番恶斗,说不定会祸及西玄一些重要贵人。

  真有军队敢闯入徐府,他们就只能……豁出去了。

  邻街的马蹄声格外的整齐划一,仿佛没有停止的一刻,令得他们试试冷汗淋漓,直抬头看黑夜何时方明。

  当一只军马巡到这条街道上,看见这头徐府门口有人是,竟连喝问一声都没有,刷地一声,刀剑齐出,队伍立时分了开来,部分人无声无息地下马持刀奔来。

  学士们满眼通红,紧紧地举起武器,就这么胶在徐府门前动也不动。

  刀锋迎上来的同时,坐在马背上穿着战袍的男人忽而喝止;\"停!\"军刀刹住。

  有名青年学士认出战袍男人。\"是金执吾么?\"

  男人打量他,再逐一扫过其他人,最后落在他们腰间的木头牌子。\"是学士馆的人?\"

  \"……是。\"

  金执吾微露疑惑,但防备卸了积分。\"大半夜的,你们聚集在这里做什么?求见徐直?等京师平静了再来吧。\"

  \"敢问金执吾,为何京师近日不平静?\"有学士大胆的问着。

  金执吾看了他一眼,肃容道;\"有它国盗贼团体悄悄入了京师,搅乱京师安全,故我等奉命巡逻,遇到就地格杀,以防京师百姓遭其所害。\"学士们神色高神,内心都在大喊;要不要脸啊你!明明是西玄人自己的内斗,居然还推到他们这些无辜的外国人身上。学士馆里各国学士都有,在场除了四国人外,小国人也无数不少,顿时有人控制不住面色,一时流露出鄙夷来。

  金执吾视若无睹,继续说道;\"正因盗贼横行京师,我等才要守在此处。徐学士天生奇才,学士馆因她而生,才有我们这些学士的存在,我们有满腹的偏门知识皆与她脱不了关系,可以说,徐直是我们学士的宝藏,我们绝不允许那些盗贼动到我们的宝藏。大人请放心,我等若遇险,也是自找的,与西玄无关。\"金执吾动了动嘴,想要纠正别叫她徐直,而该叫西玄徐直,但最后还是放弃跟这些说不通的外国学士争论。

  他想起今晚所受的军令里并没有护住徐府,再看看现下这些学士脸上的固执,决定不再拿多余时间劝这些顽驴。

  他大手一挥,率着军马前进,将要离开这条街时又回头看一眼,召来几名武艺最好的亲信暗守在附近。这些单纯的学士命不值钱,但要在西玄国土上死了大批学士,西玄的部分荣耀也将跟着陨灭。

  何况……徐府里的人,不是学士们的宝藏,而是西玄的荣耀。

  直到天色逐白,黑暗自大地一点一滴地褪去后,冰冷的晨风拂面,学士们个个满心疑问,怎么一个晚上连个\"盗贼\"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徐府又不是什么奇门遁甲之地,这里任何人都可以来去自如啊……

  未久,西玄皇宫那方向隐隐军声雷动,连连不绝,几乎震动了大地。有学士喜道;\"必定是大定了!大定了!\"管是谁坐上那个位置,大家无事最是重要 !

  这时,徐府大门缓缓开启,正要出门的徐直跟她身边人均是一怔。她的身边人是长年跟着的,叫姜玖,学士馆里的人都认识他。他反应极快,已是猜到这些学士在此的前因后果,面露感动的作揖。\"姜玖代大姑娘多谢诸位彻夜守在徐府,如今能得安然,安是各位仗义。\"徐直向来没有什么大波动的脸色瞬间异样了一下,她瞟一眼身边明显动容的姜玖,跟着客气施礼,绽出极浅都笑容。

  \"徐直在此,谢过各位。\"

  学士们的眼一亮,纷纷高兴的回礼。谁也没有察觉姜玖半垂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他们之中的几人。

  徐直从不掩饰她个性中狂妄、目中无人的一面。要她时时嘴上挂着人与人之间虚情假意的客套,那还真是没人见过,西玄人特有的直率在她身上是彻底展现了,也因此学士馆里私下有人称她为徐狂。

  但,当她有心表达出她的感激之情是,从她的礼节里,每个人都能充分的感受到其中蕴含的真诚。真想让被称礼仪之首的大魏来看看,并不是用身体施个礼就能随随便便地叫做礼节。

  自心而生,由身展现,才是真真正正那个无法以文字精准描述的天下礼节。她是真心心怀感谢,毫无虚假成分的。

  徐直就是这么直接。

  在场的学士们如沐春风,笑容满面,心里不由感慨;这就是徐直 !

  天下唯一,无人取代的徐直。

  天还没有亮,姜玖就已经起床换上衣衫,前往徐直的院子。这条道路他走了好几年,初时还忐忑不安需要灯笼看清路况,如今却已是摸黑也能走的顺畅了。

  \"这不是姜玖吗?\"慢腾腾的声音响起。

  姜玖循声侧过头,在黑暗与微光的交接处,隐隐约约有个修长人影立在凉亭里。

  徐直不若其他人常听乐曲或看戏,但西玄贵族府里有的,徐直府里也不会落下,府里照样养了一班伶人。

  这声音,如珠玉轻击地面,十分好听,不必上千看也知道是何人在此。这人,是这班伶人里的红牌,身段柔软的令人咋舌,嗓音动人,对乐曲也是极有天分,可惜留在徐府里算是\"大材小用\",徐直心从不在此,只怕这些年徐直连这个人的名字都记不住。

  \"云卿何事?\"他开口询问。黑暗里的人轻轻笑了声。\"姜大公子这般亲热唤我,我真是受宠若惊。我哪有事麻烦你呢?就是夜里睡不着,想起不堪往事就出来走走,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是了,说起来有几次都是在此时看见你往这大姑娘屋里走去……这所谓的身边人,非但随传随到,要牺牲的地方可多得很,你可辛苦了。\"语下无比暧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