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那就是直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西玄二皇子自由就是个残暴的性子,打骂杀人时司空见惯了,但,如果要问个“幼”是从何时起、几岁开始,还真的没有人能说出个数,久了,人人皆道;这就是他的天性。

  所谓天性,不外乎是自娘胎带的、父辈遗传或者……前世的因。

  前世造的因,今生结成的果。

  西玄神师不就替几位皇子看过了吗?虽然只有上头那位只奥神算结果,但多少还是有那么点风声泄露了出来。

  西玄二皇子,半生猖狂半生凄凉,始在西玄,终于不知名的山头,死前连个自己的墓都要不起。

  这事,西玄二皇子知不知悉,没人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

  也许是他的下场已经超乎身为一个幌子所该承受的,因此坐在龙椅上的西玄皇帝始终纵容着他,只要他有分寸,不犯上,那些低下宫人的命,就随他拿捏吧。

  这一日阳光明媚,这位将至少年的西玄二皇子经过御花园是,随意瞟上一眼后,凝住了目光。他撩开挡在眼前的枝条,职位仔细地盯着花园里的某一处。

  渐渐地,他的眼眉染上狂热,目光灼灼。

  跟随在他身后的太监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心里直在想,不知这回是哪个可怜的宫人又要受罪了……艳阳高照,他背衫透着冷汗,恍惚间他看二皇子的胳膊换换举了起来,指着一个方向,头也不回地问道;\"她是谁\"太监一听他的口气,就知道这位殿下正处在极端亢奋的情绪下,他颤颤巍巍抬头看起,那个方向站着的人,不就是皇上的宠妃吗?二殿下疯狂中又带着聪明狡猾,招惹人事一向是看着身份地位去的,能镇压得住他的他绝不回去碰。

  这位张贵妃荣宠不坠,当年二殿下母妃之死,她未尝没有推上一手……万幸二殿下不知此事,平常与其他皇子对张贵妃的态度一致,敬重且避让,这一次怎么会盯上她……不合贵妃鲜色的一角衣摆撞入太监的视野里,他再微一借步细看,原来一名少女被张贵妃遮去大半身形,两人正说着话。

  看那架势,张贵妃已不复平常的气焰,说话竟面露笑容。西玄皇宫里,除了皇后娘娘外,还有谁能让这位宠妃迎合对方……

  \"是徐大姑娘!\"太监终于认出那名穿着西玄衣裳的少女。早该认出的!那少女笔直的站姿,眉眼看人从不看进眼底的清澈,除了徐家的大小姐,西玄姑娘李海真找不出第二个相似的。\"……徐大姑娘?\"西玄二皇子寻思片刻,恍然大悟。\"西玄徐直?\"

  \"正是西玄徐直。\"太监忙说道;\"陛下恩准大姑娘可随时入集贤殿,此路正式通往集贤殿,想是因此与贵妃娘娘撞上了。\"西玄二皇子终于明白为何他从未见过徐直了。集贤殿乃西玄藏书最丰富之所,虽不如大魏,却有着大魏所没有的藏书,而这全拜这位西玄徐直所赐。

  不知她行哪个旮旯里找出来天底下不曾面世的书册、文献,统一修补还原献给父皇,让西玄在其他国家使节面前出了好一阵子的风头……他对集贤殿兴趣不盛,自然一直错过。

  一时之间他的情绪陷入莫名的炙热,不能自己。

  \"……我好想要她。\"

  太监不敢抬头。

  \"我要她!西玄徐直我要定了!\"

  西玄二皇子势在必得地宣告着。

  天牢的大门被推开,不止一人的脚步声自走道响起,微弱的火光随着几人的前进而将阴寒的黑暗驱赶开来。

  最终,他们停在一扇牢门前。

  整座监狱里,唯有这间牢房里有人。

  \"大姑娘,就在这里头。\"声音低微二敬重,仿佛怕一不小心亵渎了谁。

  \"恩,打开吧。\"那个被叫大姑娘的,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坐在牢房阴暗处的男子眉头狠狠颤动了下。

  拉开牢门铁链的声响在安静到几近庄严地监牢里格外刮人耳膜,没一会儿,荧光蜂拥至男人的面前,将窄小的牢房照的微亮起来。

  一双精细华贵的镶玉墨履在西玄衣摆下若隐若现,直接落入男人半垂的眼里。只要他不肯闭上眼睛,就得眼睁睁的看着。\"……周文武,你也有今天啊。\"女人的嗓音清脆二没有丝毫情绪,但,他就是知道眼下她必定喜悦的无以复加。拔出了一个碍眼的肉中刺,她怎能不喜?

  \"连头也不敢抬,你是没脸见我吗?\"

  闻言,他猛地抬起无比狰狞的脸,疯狂地等着这个被叫做徐大姑娘的女子。

  \"徐直,你大胆!\"

  来这牢里的,不只她一人,她的身边人也来了两个,皆是面无表情地静立在她身后,他连施舍他们一眼都没有,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大量她。

  牢里的光虽不足吗,却仍可看出她容有艳光,细长上挑的眉眼略显英气,正合时下西玄人所偏爱的西玄美貌;可惜她的肤色比那南临女还要莹白细致三分,失了西玄的味道,若不是她行止大方,气质尊贵,只怕真要有人误以为她是哪家豢养的南临伶人。就在年前,还有人笑称太子妃,喔,不,如今已是皇后了,皇后与徐直在同一眼里,明明就是差不多的年纪,徐直的貌龄却硬生生小了一轮以上,都不知该要说与新皇共患难相扶持的皇后太过操劳,还是徐直藏有回春秘方了。

  女人爱美是天性,西玄皆知徐直爱美过了头,方能在活过西玄年命的一半时,还能拥有如此年轻的面貌。

  孤傲、精明,学识丰富,不低声下气讨人欢心,还有那么点不如他的阴谋手段,或许再加上她一致未曾变过的面貌……这就是西玄人眼里,永远不变的西玄徐直。

  ……未来,恐怕她也不会改变,就是这样一直嚣张的走下去吧……

  他眼底翻滚着难辨的情绪,最终沉寂在眼底深处。他道;\"大姑娘特地来送我最后一程,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徐直墨眸微敛,火光在她面上飘忽不定,令人看不清她的神情。\"二殿下,徐直从不送人最后一程,我也不会为你开先例。\"他呵笑一声,阴阳怪气道;\"成王败寇这道理我还是略懂,我那个好皇兄看似仁君,但心里……呵,他一日不见我首级落地他一日就不能安枕,他到今日才派人送来鸩酒已出乎我的意料,鸩酒何在?送上来吧。\"既成阶下囚,他就已经在等这一天的到来,只是没想到他最后见到的是……徐直。

  突然间,徐直撩过衣袍蹲在他面前,两人距离近到他几乎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她一双犹如上好琉璃的眼瞳冰冷而没有任何感情。

  \"大姑娘,\"一名西玄男子自牢门暗处现身,腰间配着刀,低声道;\"陛下吩咐过,大姑娘的安全最是重要,要是太接近…….\"周文武一眼就认出这男人是京师执金吾,也是常服,也是…….私下?他那个好皇兄又在谋算什么?

  徐直也不回道;\"陛下多虑了。如今的二殿下还能做什么?他要在闹下去就真是跳梁小丑了。\"她的手指滑到周文武的衣领,当着他微愕的面容,轻松一翻,露出他精瘦完好的胸膛。 \"你做什么你!\"周文武浑身乏力,连会开也是娇滴滴地没有任何力道。 \"看到了吗?现在就算是把他丢到小倌馆里,他也无力反抗,全身上下只剩一张嘴呢。\"她语带怜悯。

  \"徐直你敢!\"

  她细细看着他裸露的胸膛,周文武没感到丝毫热度,反而她目光所至阵阵寒凉,令他恼羞成怒。

  徐直叹了口气,道;\"真是令我大吃一惊,你竟连一点伤痕都没有。这种谋逆夺位的大罪,连我这个不是专司刑责的人都知道其罪当诛,诛前千刀万剐,以儆效尤,但如今你却不过是服了写软筋的药物不易行动。陛下他……果真是好仁德。\"说到最后,她语气微柔。

  周文武脸色阴沉,呼吸微重,死死地瞪着她。

  她彷若未闻,再凑近他一些,近到他都闻到她衣上熏香了。她和和气气地替他撩过垂肩的散乱黑发。\"传闻二殿下肖母,生的一副好容貌,可惜相由心生,浑身暴虐之气破坏了这副好皮囊。如今你手无缚鸡之力,任谁也能欺负你,是吧?傻瓜,这都是你自找的。先皇遗诏你也敢反,真真吃了熊心豹子胆。嗯?都是从大魏李容治那里学来的吧?他也不过是在西玄当了几年的质子,你便学全了他那套手足相残一步登天的阴毒手段,你也不想想你周文武有没有人家的好本事。\"十多年前大魏的九重宫门之变,虽然层层封锁起来不让消息传出去,但又怎么挡得了各国密探?

  他寒声道;\"我是没有李容治那好运道,那又如何?不过一死而已。徐直,我在你心里就是个傻瓜,周文晟呢?他就什么都比我好?!\"

  \"当然。陛下好过你千百倍,只要他一日为帝,便会好过你一日。你们兄弟之争,万幸是陛下登基,否则我必终生遗憾。\"这话正正当当,毫无遐想之处;但这话由徐直说来,语气似乎有缠绵?金执吾下意识往她看去,只能看见她窈窕背影。

  周文武却是近距离面对她,直击了她此刻的表情。

  怒火瞬间扭曲他阴柔的五官,他咬牙切齿道;\"西玄谁人不知你心里倾慕他?自然为他好话说尽。就他那个伪君子,仁君?哈,你且等着看,不出十年,他必原形毕露,到那时你就知道你所倾慕之人也不过是跟我一般让你瞧不起!\"他犹不解恨,双目赤红地瞪着她,像要将她生吞入腹。\"你果然是来棒打落水狗!你便如此恨我?恨到连这最后一面都忍不住侮辱我?\"徐直听见\"落水狗\"时,露出轻微的嫌恶之情,令周文武更为恼恨。如今他就是落水狗,她不是嫌恶他,还会嫌恶谁?\"正是如此\"她同感道。

  \"那你……\"

  徐直起了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是曾有心追求我,却对徐达动了念,是不?她随李容治回大魏时,在中途遭伏,是谁派去的?\"周文武顿时僵住。

  \"你处心积虑想得到她,还派南军远去大魏,企图抢人,简直到了疯魔的地步。可惜,你用尽心思也得不到她,这到底是你太蠢还是徐达真真好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