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新花龙戏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3 页

 

  狂烈燃烧的情爱会让人忘却身分、忘记自尊,只想不顾一切地焚烧殆尽……

  “讨厌朕的其他女人吗?”在激烈的情事过后,他喘息未止,便在她耳畔低声问道。

  “讨厌。”她脸埋在他颈子里,两人汗液相交,气息相融。

  “可朕不会为你散尽后宫。”

  “真是个杀风景的人……”柳寄悠喃喃抱怨。若他是个狂浪的诗人,就不该在两人燕好过后说这样的话,而应当极尽所能地发遍枕前千般愿,将谎话当成誓言般不眨眼地说尽才对。

  “这些日子,她们可为难你了?”

  “当然是为难了不少。怎么?您要我为出头吗?”

  “很解气。”真是实话实说。

  “朕愈宠你,你进宫之后愈寸步难行。”

  “可不是吗!”她又叹气。

  龙天运低笑,抚着她的秀发,低道:“觉得芳心错付了吗?”

  “早就后悔完了。今后,再不想后不后悔的问题。”她坚定道。

  “很好。日后,就专心想着朕便成了。”

  柳寄悠点头,叹道:“只能如此了。”

  “原本……朕以为她们的到来,会令你更想离开朕,甚至会不顾一切地逃离。”

  “所以您才给我写情信,是吗?”

  “不,我给你写情信,是因为我想你。”

  柳寄悠深吸口气以平复自己又评评乱跳的心。

  “皇上对各种诗情很是熟悉呢……”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没那么酸。

  “因为你,朕才发现以往竟读过不少,并且都记下了。每回想起你时,那些美好的诗句便浮现脑海。”他笑,亲了亲她,“朕只给你写过情诗。”

  柳寄悠现下不只脸红了,而是整个身子都热红了!但她没躲开脸,由着他看着她的脸红,以及止不住的笑意。

  这是一张因为他而欢欣的脸,双目如星,写满了对他的爱恋,那爱恋像火一般烧着,教人无法忽视。

  他就想看她这个样子,很美,也希望她能一直这么美下去。

  面对这样爱着他的她,他很想为她做些什么,所以,龙天运轻轻捧住她的脸,让两人目光对上。问:“趁着现在朕心悦你,要不要趁机索求些什么?”

  “索求什么都可以吗?”

  “不管什么,此刻朕都想应允你。”

  她噗嗤一笑,凑上前亲了他一口。

  “枕边许下的诺言都只是不作数的甜言蜜语。”

  “但我是皇帝,我得金口玉言。”所以,此刻,即使不是在床上,他也想知道她有什么愿望,想要她心想事成。

  “可我没什么想对您求的。”

  “真的没什么想要的?”他不信。

  “我当然有想要的,比如,我现在就很希望变成一个大美人。”

  “朕以为你并不对自己的容貌自卑。”

  柳寄悠看着他俊美的面孔,低声道:“本来我觉得我这样还好,可我心悦您之后,就想着,若我是绝世大美人,该有多好……不,绝世大美人还不够,我还要十全十美,无人可比,还要青春永驻……无数异想天开的欲望在我心中翻腾,因求而不可得而焦灼……皇上,我心悦您之后,便面目可憎了。”

  龙天运笑了出来,在她脸上乱亲一气,像是被重重地取悦了。

  “朕没办法让你成为绝世大美人,不过绝世大美人也没能如你一般吸引朕:朕也不可能帮你青春永驻,但可以陪你一同老去。朕不会为你散尽后宫,但你能代朕管理后宫。”

  柳寄悠惊得瞪着他看,简直不敢相信他最后一句说了什么。这个允诺……太重了!超出了甜言蜜语该有的限度。

  龙天运也不管她此刻是什么表情,迳自说着早已决定的事:“当朕的皇后吧,寄悠。”

  “……皇后?”柳寄悠不解,“为什么要我当皇后?”

  “因为我想,因为你需要。”

  柳寄悠想了一下,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一一他喜欢她,所以想给她全天下最好的地位:太后不喜欢她,日后进宫定然糟心事一堆,只有当上皇后,才有跟太后斗的底气……心情既是感动,又很想朝他翻白眼。

  因为爱上了这样一个男人,于是再没有悠闲自在的日子可以过,真是吃亏大了啊……可她还是心甘情愿。

  “当您的皇后可不容易。”

  “没事儿,日后当上太后就轻松了——”龙天运脱□而出的话被柳寄悠一掌撝住。

  “我不想当太后。”她认真地看着他。“所以,您还是长命百岁吧!”

  “当太后不好吗?”那才是真正的尊荣,全天下女子都想要的。瞧他母后这三年过得多自在!据说本来逐渐染上霜色的头发,如今又返黑了不少,可见日子多舒心畅意。

  “没有您在,怎么会好。”

  龙天运深深地看着她,知道此刻她真是这样想的,心中颇为感动:但是,他相信她,却不相信岁月,正如他也不确定自己对她的喜欢是否真能长久——“百年太长,朕就不求了。若是二十年后,你仍然这样想,朕便觉得咱们这一场烈火烧灼般没来由的爱恋,烧得不枉。”

  她笑,紧搂住他,说道:“您且看着吧。”

  她的爱情不轻易付出,可一旦付出了,便绝不收回。

  就算终被无情弃,也不恨不悔不遗憾。

  他总有一天会知道,不管他对她的爱,或许仅维持了几日、几年、或是真能一辈子,她都爱他一如此刻,绝不更改。

  尾声

  二十年以后——

  “噗——嗤!噗——哇哈哈哈哈!”虽然一直在克制压抑,但最终还是忍不住哈哈大笑出来,完全没半点淑女该有的样子。啪啪啪,光是笑得花枝乱颤还不够,甚至还直接拿自己白嫩嫩的小手掌猛拍桌面,都把小手给拍红了;若是平常,早就娇贵地呼痛了,但此刻,却是浑然不在乎痛不痛这件小事儿。

  “宝儿,你还可以再笑一会儿,但父皇得提醒你,你母后就快过来了。”

  “父皇……这真的太好笑了……我停不下来……哈哈哈!”被唤作宝儿的少女,约莫十三、四岁,虽然身段隐约己有婀娜模样,但粉嫩圆润的脸上,仍然有着满满的稚气,两颊肉嘟嘟地,尚未长开。

  或许日后她有机会长成一名美丽的女子,但显然目前还不是,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没错,但当她站在父皇身边、站在兄长身边、站在姊姊身边……甚至是站在其他异母兄姊身边时,都只能默默地在心中吟着一句乱窜改的歪诗——父亲兄姊皆粉黛,艳压宝儿无颜色——来自怜一下。

  真的,她不丑,绝对不丑!

  可是,这也得看她身边站着谁,只要不是拿皇室成员来对比,她其实真是个可爱迷人的小美人。

  所以,就算在皇宫里生存得如此“艰难”,我们的宝儿公主每日依然像杂草那般坚强且自信地活着。

  此刻她毫无正形地哈哈大笑,笑到停不下来。这绝对不是在自暴自弃,而是真的太好笑了!所以她笑了个够之后,很努力吸气吐气、吸气吐气,终于压下笑意,连忙抓着手上那本《江湖秘档编号贰伍零卷》偎到父皇身边与他分享——

  “父皇父皇!这一卷实在太好笑了!什么叫富贵险中求,我今儿个算是长见识啦!”

  宝儿口中的父皇——龙天运,瞥了眼让小女儿笑不可遏的那几条记闻,嗤笑了下,摸了摸女儿的头,温声道:“前车之监,后事之师。笑完之后,应有所得。说说,你学得了什么?”

  “哎唷!父皇……”宝儿公主一听父皇又要考较她,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撒娇的声音一折三转拉得长长地,然后娇娇地抱怨:“人家就是看到好玩的故事,笑一下便完了,您为何老要我从中悟出大道理啊?您又不是老夫子,我现在也不是在学堂啊,可不可以别那么严肃啊!”

  龙天运对爱女绽放一脸俊美至极的温柔笑容,然后在爱女的星眼中,很是无情地回道:“当然不行。你当父皇由着你来翻阅这些江湖档案,只是为了让你打发无聊时间找笑料看吗?”

  “难道不是吗?今日不用上学,夫子交代下来的功课也全完成了,然后您同意我来看这些秘挡,不就是为了给我打发时间吗?”

  “人生是不断学习的过程,宝儿身为公主,日后将是天下贵女的表率,就算看了闲书,也该从闲书里悟出一些人生大道理才好。”

  “闲书里怎么可能会有大道理!”宝儿公主哀号。

  “既然知道闲书里没有大道理,日后就别再看了,知道吗?”一道温和的女声突然传来。

  “啊!母后!”原本偎坐在皇帝身边、扭股糖似坐没正形的宝儿公主像是被扎了一针似地跳了起来,然后火速站出最标准的贵女姿势,并上前行礼。

  柳寄悠淡淡扫了脸色紧张的小女儿一眼,才道:“起吧。”然后走到龙天运面前,欲行礼前,便教他给拉到身边坐着了。

  “得了,这儿没外人,不用多礼。”

  柳寄悠如今已不是那个故意与他唱反调、想惹得他厌弃放过的人了,自是顺着皇帝的意思,没有非要说什么“礼不可废”的僵板话。她可从来不是个守规矩的人,就算如今成为皇朝最尊贵的女人,高居后位,统摄六宫,为天下妇女表率,她仍然保持着平和随性的本心,从未变过。

  “方才大老远便听到宝儿在笑,是又在看什么笑话本子了吗?”柳寄悠问。

  宝儿公主连忙回道:“我没看闲书,我很正经地陪着父皇看江湖卷宗呢!”

  “你一个女孩儿看什么江湖卷宗?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是你能看的吗!”柳寄悠眉头微凝。她对江湖的印象实在不好:当年走过那一遭,虽长了见识,却也受了大罪,一条命险些就此交代了。自此之后,对于那个无法无天的地儿,她是厌恶得很。就算如今在皇帝隐密的安排渗透下,其实己经对那些无法控制的力量有所挟制,不至于再纵容他们恣意妄为到去随意侵害平民百姓的人身安全,但柳寄悠还是不喜那个地儿,也不喜子女对江湖有什么美好的想像。

  “我没看那些打打杀杀的。父皇把关把得可严了,只允我看些无关紧要的江湖轶事呢。”有些哀怨地看了父皇一眼,然后想到方才看到的内容,又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偎到母后身边,说道:“母后,您觉得英雄救美以及美人救英雄这类的事迹是不是很美好?是不是成就一桩良缘的最美好方式?”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