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新花龙戏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2 页

 

  “奴婢在。”一直安静守在门外的女官成惠立即进来等候指示。

  “有没有其它的纸?像样些的?”

  成惠怔了下后,便明悟了。立即道:“有一些金粉花笺纸,以及青天云纹纸,还有昨日下头献上了江南近来正时兴的珍珠纸。”

  “都拿过来。”

  “是。”

  等着成惠送纸过来的空挡,龙天运侧首望向窗外的天空:今夜没有星子点缀,只一轮满月独亮,显得特别凄清孤寂、形单影只。

  第10章(2)

  于是,第二日,柳寄悠便收到矛隼快递来的信,来自于尊贵皇帝的御笔问候。而这封信,因为信末附上的一首诗,教原本只是平平无奇问候她病情的信件,立即升级为一一情信。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到团圆是几时?

  评评!评评!评评!

  不过是拿别人的诗作来卖弄罢了……

  不过是一首腻得让人觉得肉麻的情诗罢了……

  难不成龙天运竟以为她跟那些无知的怀春少女一样,随随便便抄来一首诗就会把整颗心给丢了吗?

  柳寄悠将信拍在桌上,像是无比嫌弃痛恨:但被双手捂住的面容,却像是涂满了胭脂似。

  然后,第二日,又来了一封信,信末又附了一首诗。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怦怦怦怦怦!

  这人!不愧是风流名声广为世人知的皇帝!

  肉麻的情诗随手写来,半点不害臊的!

  他以为她会为了他这么点手段脸红心跳吗?他以为他写来这些情诗,就能让她就范吗?他以为她会为了他,放弃自己对自由的坚持吗?还有,当他所有的妃妾日日跑来她面前示威,他以为她会愿意成为他后宫的一员吗?

  就算她如今已是不得不进宫了,但要她心甘情愿,作梦!

  她可不是无知而不识诗书的女子,这些诗,书中就有,她自己会看!

  然后,第三日,又来了信,写了一些日常,说今日黄昏下了场雨,然后,仍然有一首诗附在信尾。

  遥夜亭皋间信步。乍过清明,早觉伤春暮。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澹月云来去。

  桃杏依稀香暗渡。谁在秋千,笑里低低语。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然后,诗的最后,这个男人似是不满于她的全无回应,很直白、很霸道地写了两个字——回信!

  本来还在为着那“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而失神怔着呢,结果那大剌剌且杀风景的两字就撞入眼帘,当下把她好不容易被挑动的满心风花雪月幻境给砸碎满地……

  于是,第三封信仍然与第一、第二封的遭遇相同,被用力拍在桌几上,发出重重的声响。

  然后,第四封、第五封、第六封……每日都没有间断地固定在她一醒来的时刻,被燕虹送到跟前。

  一封信,一首情诗,柳寄悠日日嫌弃地看着、日日拍上桌面、日日将信夹在厚厚的书册里压着,小心地将每道皱褶给摊平,却又因为忍不住怀抱着信件入睡而又重复将信纸给弄皱……

  整颗心都被他每日必送来的信件给占满,而龙天运要求她回信的行为,也让她不得不费尽心思去想该回写些什么好、怎么写才能显得她没那么在意他,却也并不敷衍他。这真是令她伤透脑筋啊……

  于是她再也分不了神去在意那些日日来到她跟前亲热叫姐姐妹妹的妃嫔们对她说了什么夹针带棍的话:没空去想他的三千粉黛:没心思去在意自己曾经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幻想,甚至渐渐不在乎他对她,可能仅是一时的兴趣,很快就会厌弃,为她的人生带来灭顶之灾。

  两情相悦、两心相许、一生一世这种妄念啊……

  只要他是帝王,又怎么可能专属于她?尤其是在她之前,他早已属于过无数女人,并育下几个孩子。既不是先来者,又哪来的底气去想着让他只属于她,再也不理会其他人?凭什么?

  他现在对她非常好,每日总是念着她,在日理万机中,还能抽空给她写信,如此荣宠,哪个女人能不被打动?

  而她,也不过是沦陷在他温柔情网里的众多女人之一罢了。

  这样一个既霸道尊贵又柔情款款的男人,连她也无法招架。真是一见误终生……如今表面上的嫌弃冷淡,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装模作态罢了。

  说到底,还是她心志不够坚定,没自己以为的淡泊无求。曾经可以那样自信自满,也不过是因为……没遇见他罢了。

  区区几首诗,便已彻底将她芳心打乱,她真的,与其他傻女人无异吧!

  可,这世间,又有几个男人能如他一般,愿意去无数诗词里寻章摘句,就为了写给她?就为了应景诉衷情?就为了……打动她的芳心?

  他一个帝王,她何德何能?

  如果……他不是皇帝,那该有多好!

  可他偏偏是皇帝,她还能如何?

  就像他确实觉得她是无盐女,却又放不下她,偏偏对她上心,如今仍纠缠着不放,像是还可以热呼得更久一点。这种事对他来说,也是不可思议的吧?她如此寡淡的颜色,他何致于此?

  所以,他此时是真的喜欢她,不是因为想逗弄她,也不是不忿于她的不驯而想玩弄她的感情。

  于是,一日,她的回信很简短,只有一句问语一一您为何心悦我?

  问得非常直白、坦率,没有丝毫羞却的遮掩,或用隐讳的语句来暗示。

  然后,他这次也回得非常简单一一情之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于是,她的心,再怎么不情愿,也彻底丢失了。

  日后任凭他想将她的心珍藏或作践,她都收不回来了,只能任其搓圆捏扁……更可怕的是,她或许还会变得面目可憎,只为了求得他眷顾的一瞥,就如那些围在她身边、日日说着酸言酸语的妃嫔那样,逐渐与他的其他女人无异。她的清高自许,她的淡然自在,她的自尊……

  在爱上他之后,都变得无法坚持,曾经在意于他的帝王身分,如今却难以再去在意。

  一如他对她不知如何而起的喜欢:她对他,也是再难克制情动。

  “真是冤孽……”带着一种自暴自弃的无奈,柳寄悠将那封只写了几个字的信捧在胸口。

  雪白莹亮的珍珠纸,像是一只表降服的白旗那样刺目,却是心甘情愿。

  于是,她走到桌前,取来一张红豆笺,即便这次他的来信里并未向她索要回信,她却决定回应他。

  既然自己的心已对他高举了白旗,柳寄悠便不再纠结作态,整个人坦然起来:不管未来如何,不管明天他是否还会捎来甜言蜜语,只要此刻仍是两情相悦,那她就不害怕让他知道。

  于是,她毫不凝顿地落笔了,带着一种畅然快意——

  借问江潮与海水,何似君情与妾心?

  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不过短短四句,龙天运却是看了又看,一看再看,像是光看着这四句诗,便能看到地老天荒,忘却时光流终于是,打动她芳心了啊!

  龙天运以为自己会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一如之前每次成功掳获某个美人芳心那样:但,并没有。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有点胀胀的,觉得暖暖的,有一种愉悦的感觉在心中扬升,像泡在温泉里那样地适意。

  她,是不同的。

  不管她长相美丑、不管她有才无才、不管她叛逆或温驯,他就是觉得,她哪儿都好,看哪儿都顺眼,就算惹他生气时,也无法厌弃。

  不管这份不同能维持多久一一毕竟没有长情的习惯,龙天运自己也无法保证些什么。但此刻,他是这样地心仪于她,恨不得能将全天下的情诗都写给她,让那些能够表达他心意的诗句,都嵌人她心坎里,永永远远被她记住。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自幼专注于帝王教育以及圣人之学,对于情诗这样的闲书,从来是没多少机会接触的,若不是那个喜欢到处乱跑的四弟在出宫游玩时,总是偷偷买些闲书给他看的话,他根本没机会读到这描写风花雪月的诗词。

  果然,还是读书少啊!

  此时,安坐在皇辇里翻看一本诗集的龙天运扬声问外头:“还有几日可至歧州?”

  外头传来江喜恭敬的回应:“回陛下,再两日便可抵达了。”

  是的,此刻龙天运的南巡队伍已经回銮:整个南巡任务,虽然中途出了一些意外,也发生了几出莫名的闹剧(比如不少江湖侠女前来添乱……),但因为都导向了良好的结果,所以龙天运对这次的南巡成果是满意的。

  虽然没能真正游玩一番,辜负了江南美景,但他并不觉得可惜,下次再来便好了,到时带着她一道。

  这时,他的目光不期然定在一首情诗的诗眼上一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良久之后,他低语道:“若想两情长久,又怎么能不求朝朝暮暮?”

  至少,此刻,他很想她,特别想她,恨不得胁生双翼,朝她的所在飞去,最好下一个眨眼就出现在她面这慢悠悠的仪仗、慢悠悠的皇辇啊,虽然舒适,却慢得让人心焦,让他一颗渴盼的心愈加煎熬他只好按捺着所有浮躁情绪,专心想着她。

  想着,她是否如她所写的诗句一般,对他有着相同的想念?

  真想好好看看想念他的她,是怎生的表情?一定很美吧?

  幸好,他是一个帝王,可以用任何方式拥有她。

  他知道她不喜欢他是个帝王:但如果他不是帝王,又怎么能得到她?

  “想是……再也没人能如你一般,教朕这般费尽心思了吧?”修长食指点了点她的来信,唇边抿着不自知的微笑,不明白为何只是想着她,就能满心欣悦:不明白为何在得到她的芳心之后,并没有像往常那般很快褪去热情。

  因而,他很想尽快见到她。

  想知道,会不会在见着她之后,惯性地涌起“不过如此”的乏味情绪?然后又期待起下一次自己将会对何种类型的女人动心?

  很想她,想见她,所有的胡思乱想,都绕着一个叫做柳寄悠的无盐女,连想停止去想都没办法,因为他的心不允许,所以他便纵容自己一直一直的,想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