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唯心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1 页

 

   

  “四哥……”元巧看着他,数种情绪不停在眸里变换,合眼再张开时,他笑得淘气。“四哥,你自己要保重了。”

   

  “嗯,你也是。”

   

  聂元巧眨了眨眼,顽皮的向余恩一笑,执起她的双手。“余恩儿,可别忘了我喔,若是寂寞,你要来找我玩也成。”

   

  “十二,你要保重。”余恩低语:“我会想你。”彷佛失去一个弟弟。

   

  “你想我是当然,我待你可是不薄啊。”眸光一闪,忽地在她颊边一亲,极快往后一跃,避开聂七的拳头。

   

  “哈哈哈……”元兀巧笑声清朗舒服,临走前再瞥一眼聂沕阳,低叹了口气,跃上河船。

   

  船上男子拉住他。“元巧,好久不见了。”将他搂进怀里拍了拍。

   

  “我还是不懂……”笑容尽褪,元巧难过的说道。至今仍不懂四哥为何突然将他送往书院。

   

  “你年纪小,自然不懂,最好永远也不要懂。”聂八摇首低语,向岸上人挥了挥手,目光落在余恩身上。“我以为七哥一辈子吃斋念佛,没有想到也会有喜欢的姑娘家了。”

   

  元巧被转移话题,暂时收住郁闷的心情,扬眉说道:“世事难料,我原以为七哥当和尚是当定了,没想到冒出余恩儿,八哥也是……”嘴巴被聂八的手掌遮起来,船动了一下,缓缓驶离岸边。

   

  那表示要再相见,也要等好几年啊——

   

  “四哥、七哥要保重啊!”元巧探出船外,泪眼蒙蒙地叫道。“三哥的书就不必送来了,我可不要成书呆子啊!千万记得,若是三哥硬要送来,你们得为我说说话,就当书浸了水。余恩儿,再见,受了委屈要写信给我啊,我会为你出气的……”

   

  聂沕阳上前一步,看着元巧拚命挥手,直到白雾隐没船只、隐没他整个人。

   

  在旁的余恩忽然瞥见聂沕阳的神情,忙掩口低呼。终于恍然大悟为何他不由分说要送走元巧,原来他……他……

   

  聂问涯向她摇头,转身提醒沕阳说道:“回府吧,都看不见啦。”

   

  “是啊,都瞧不见了……”聂沕阳喃喃道,转身欲走,踢到一物,低头一看,正是当年他送给元巧的护身玉佩。

   

  这玉佩从不离身的,怎么掉了?他立刻弯身拾起,快走追了好几步,却见河船早已消失踪影。

   

  瞪着无边雾气好一会儿,才低头注视玉佩半晌,久久不再言语。

   

  聂问涯先行上了马车,将她抱进来。

   

  “我……真不习惯元巧离开……”他曾是聂府里第二个待她好的人啊。

   

  “不谈他,谈咱们何时成亲。”聂问涯柔声转移她心神,问道。

   

  她的脸一热,睫毛掀了掀,朝他羞涩一笑。

   

  “你主张便行,可是……”

   

  “可是?”

   

  “其实之前我有个心愿。”

   

  “嗯?”忽起警觉之心。她脸上渐起的光采好眼熟,眼熟到每当她入厨时,便会看到这种异样的狂热。

   

  他暗地一惊,正要脱口转移话题,她先抢白一步,面露期盼的说道:

   

  “在我成亲之时,能够亲自下厨为大伙做素席吗?”

   

  她是说……在成亲当日,新娘子与厨娘是同一个?

   

  聂问涯又成化石。

  尾声

  之后数十年闲,厨界风云多变,偶有听闻食记出现,却在不久之后消声匿迹。至于究竟有没有人得幸翻之,则始终不曾听闻过。

   

  苗姓厨娘与其师兄在北京出现仅有三年,随即亦隐迹,从此以后名厨交替,不再有苗姓传人。

   

  而后,大清年间有一美食家袁枚狂热研究饮食,着作“随园食单”流传后世,为清朝饮食专着之最。

   

  食单共分十四部分,其中“杂素菜单”一部传说纷纭。有人说这一部分是袁枚参考旧书肆里某本积尘已久、无人发现的“苗彭素食传”,更有人说“杂素菜单”取自明中期一名嫁入聂姓人家的少妇所着,至于何姓,则难作考据。

   

  晋江文学城 CAMILLE扫校

   

  某日,聂家兄弟在闲聊——

   

  “七弟,如今你有妻专厨,是不是能体会当日三哥所说的话?”

   

  “你说过什么?”

   

  “女子有才是好,不过在她的心里,你的分量就只能占上一半。”另一半则陷进她的狂热之中。

   

  “怎会?”聂问涯摇头失笑。“余恩自有分寸,入了厨房绝不过午,相公与厨技之间分得清清楚楚,我不曾受过冷落。”

   

  “相公?”余恩在门口羞赧一笑,向聂家其他兄弟颔首。

   

  聂问涯微笑走出,在目睹她捧着托盘后,笑意顿僵。

   

  “要不要试试看?”余恩笑道:“这是我尝试做的,不知道好不好吃。”

   

  是的,他的奇怪娘子确实不会因厨技而冷落他,只是有个怪癖而已——喜欢将与他在一块时不同的感觉化为饮食。

   

  不是不好……只是……

   

  “弟妹作菜?怎么没有我们的分呢?”兄弟出来围观。“我们也能吃吗?”

   

  “不能!”聂问涯怒道。怎能让他们分享那种感觉!余恩的厨技以心来做,尤其是依对他的感觉来做,上回以一盘珠圆豆腐来……来形容她对他身体的看法,要他试试,却不巧被沕阳给吃了一口。理解了豆腐因何而作时,当场掩嘴硬吞下去,那眼里的笑意是在嘲笑他,还不时扫他一身武人结实的身体。

   

  珠圆豆腐是好吃,但给他吃只觉有一阵子与她缠绵,脑海只想到她对他身体的看法如同他吃的那一块珠圆豆腐——

   

  “奇怪,最近七哥老僵在那里,动也不动的。”像万年不动的化石。

   

  “算了,别理他了。弟妹,进来聊聊吧。你这就给他吃吧,我们也不会强抢。不过呢,改天得作素肴给咱们啊。”

   

  “好。”冲聂问涯一笑,跟着走进厅内。

   

  饮食之道,以各种不同面貌持续在不同的环境中。聂问涯迟疑了下,将她新作的菜吃了一口。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