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唯心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好吃。”他赞许,见她唇畔露出浅浅笑痕。几乎不曾见过她笑,如今只觉她的笑颜绝非倾城,却教人窝心。

   

  “好吃就好,好吃就好。”她又迟疑了下,将酱豆腐乳的罐子达到他面前。“蒙聂公子不嫌弃,就请您将这罐酱豆腐乳带回去吃好了。”

   

  “普天之下,尚无这类酱豆腐乳,你怎么不用在粥摊之上?必能远近驰名。”他疑惑万分。

   

  她摇头。“它……不该由我问市。”

   

  这是唯一一次见她话多又带笑,然而最后她的脸色显得寂寥而无奈……回过神,聂七注视那碟一模一样的酱豆腐乳——怎么会有人在短短数月里,做出相同的豆腐乳?

   

  “七爷,你是不信她年纪小小,就有这等能耐吗?我也不信啊,所以将她与她丫头关在厨房,短短半日便能做出一席美食,这难道有假吗?现下厨房尚有她自制的酱品逢上百多种。你若爱,我吩咐丫头去拿几罐过来。”

   

  是这样吗?聂七眯了眼,心理总存疑惑。方才的少女十指洁白无骨,完全不像下厨之人……

   

  “她功夫如此高深,会以野菜为食吗?”

   

  “野菜乃低阶层工人所食,她怎么会做。”其他宾客对这个话题有些意态阑珊,刘老爷便将话题转移,暗暗记下改日再与聂七研究一番。

   

  聂府乃南京首富,三百多行多有经营,尤其以封澐书肆最引人称道。一本书要出,除了内容之外,还需要完美的书排设计等等,食书也不例外。他早打定主意要将食书交给封澐书肆来出,而聂七虽与书肆无直接关连,然而十年间他吃斋念佛,若能以素食配佛经,他要流名食界并非难事。

   

  过了一更天,刘老爷安排客房,让众人留下,明日一早还有小厨娘的粥点。

   

  聂七也不多话,顺了主人之意,留住西厢房。

   

  “爷,好吃吗?若是好吃,回头四爷出面,必能将这小厨娘借回府。”欧阳紧跟在后,轻声建议。

   

  刘府的夜景极美,聂七一夜未睡,看似漫步在美景之中,目光却四周张望。

   

  “还好。”他并不挑嘴,这小厨娘的手艺也确实一绝,但除去酱豆腐乳之外,总觉不对味。“你也吃了吗?”他随口问道。

   

  紧跟在身后的欧阳点头。“刘府待下人不薄,虽无爷一般的美食,但也有饭菜可吃,也是素食,还挺不错的。”欧阳斟酌了会,开口说道:“爷若愿意,这样的美食飨宴,在南京多不胜数,我请元总管安排安排……”也好有社交生活啊。

   

  聂七摇首失笑道:“十年前,这样的活动我参与的何止上百?夜夜笙歌,大口喝酒、大口啖肉,那时我快活,可不表示现在我也是快活……”忽地闭嘴,侧耳倾听。

   

  “爷……”欧阳立时敏感起来。“有声音……是女声?”随风飘送的是女人的声音,脚才跨一步,就瞧见爷身形极快的往前奔去。

   

  有多久没见到爷的身手了?欧阳暗叫声好,咧嘴一笑,也跟着疾步飞去。

   

  “你放手!你若不放手,我叫人来!”女声叫道。

   

  “这里地处偏远,谁会来?小美人儿,你乖乖的,别叫别闹,让我摸上一摸,要不……你自愿不做刘府厨娘,跟着我回府,我保证不会让你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沾烟沾油的,你说好不好?”

   

  “不,我不要!余恩,救命啊……”

   

  听见“余恩”两字,聂七的脚步稍停了一下。

   

  “爷……”欧阳略喘的跟在后头,定眼一瞧,似乎像是厨房之地。厨房旁有个小屋,屋内黑漆一片,但有人,而且不止一人。

   

  “你别碰她!”

   

  “不碰她,难道碰你?他奶奶的,你敢打我!”似是碰撞又像拳打脚踢,小屋内忽然飞出一人,狼狈的跌在地上。

   

  “苗姑娘。”身形确是苗余恩,娇小的个儿,只是黑发凌乱的披散,掩去脸蛋。听见有人,苗余恩尚来不及抬起脸,低喘了几口,又要往屋内跑去。

   

  “余恩,救我啊——”屋内惊叫、淫声不断。

   

  聂七眼明手快的抓住她,向欧阳使了个眼色。

   

  “苗姑娘莫怕,屋内有我护卫救人,不必担心。”

   

  好熟的声音啊——她抬头,就着月光看去,吃了一惊。“聂……聂公子?”

   

  他露出浅笑,是温柔的笑,眼底却是压抑的狂喜。

   

  “你还记得我。”

   

  “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呢?”屋内再传碰撞声,她紧张的想要挣脱他的锢制,却见屋内飞撞出一人。

   

  聂七环住她的细腰,将她提起来护至身后。人滚到他脚前,他微微哼了声,

   

  “这不是罗公子吗?”晚上的美食宴上有他一名。

   

  “余……余恩……”冬芽眼泪汪汪的被欧阳扶了出来。

   

  余恩挣开他的手臂,跑向冬芽,将她搂进怀里。“没事了,没事了。”心脏还在狂跳之中,难以想像如果不是有人及时救命,冬芽会惨遭怎样的摧花毒手。

   

  “你……你……”罗公子试了几次想爬起来,花了半晌时间才发现坏他好事的是聂家人。“聂问涯,你也想要插上一脚?”

   

  “我对刘府厨娘并没有觊觎之意。”

   

  “那你为什么叫你手下殴打我?”罗公子瞪着他。

   

  “你意当采花大贼,我能不出手吗?”聂七眯起眼。“若是你情我愿也就算了,偏偏你想强抢清白姑娘,要我撒手不管,除非佛无限。”

   

  “啐!”罗公子捧着断掉的肋骨,瞪着他,“你明明是想要她,不是吗?只有刘老爷那种快进棺材的老头儿才会不动如山。要不然,你怎么也会摸黑来此?”

   

  余恩闻言,看向聂七。是这样的吗?男人都是……这样的吗?见美色而淫?

   

  冬芽往她怀里缩了缩。“余恩,师兄什么时候回来?”她低语,眼眶含泪,楚楚可怜之貌,当场让罗公子与欧阳看痴了眼。

   

  “别怕,有我在,旁人不会伤了你。”余恩说道,有些头昏脑胀。刚被撞上了头,不敢摸向后脑勺,怕那湿稠的液体真是鲜血。

   

  想都不曾想过会再遇见聂七……就算遇见,也不该是这样的情景。他半夜出现在这里,真是为了冬芽吗?

   

  “滚。”聂七抑住怒火,缓缓数了佛珠一圈后,才勉强冷静开口:“欧阳,他不走,你带他走,直接送出刘府,别让他再靠近这里一步。”

   

  欧阳回过神,点头领命,跨步上前。罗公子见状,连忙跄跌后退数步,忍不住再瞧一眼花容失色的冬芽,在美色与性命间游移了一会儿。见到欧阳飞来的拳头,惊叫一声,狼狈的隐遁进夜色里。

   

  “还好吗?苗姑娘。”

   

  “嗯……多谢公子相救。”余恩低语。

   

  “你……的脸色很苍白,快回去休息吧。”见她脚步未移,面露防备之色。在防什么?防他吗?

   

  为什么防他?原本目光尽落余恩身上,这时才发现她怀里的少女似乎局促不安。是防他成了另一个罗公子吗?

   

  他有些不快,不快苗余恩将他想成那样的采花狼,随即瞥到她护着少女之姿,默不作声半晌,才问道:

   

  “你们明儿个还会待在这儿?”

   

  “嗯……”

   

  “那好,你们快回房去,今晚我也睡不着,就在前头曲桥赏月,若再有事情发生,直接扬声一呼便可。”他摆了摆手,撇头往碎石子路走去。

   

  欧阳见状,快步跟上,眼角瞄到王子的唇畔似有淡笑。为什么笑?因为见到小厨娘那样的美色吗?老实说,任是哪个男人瞧见那小厨娘,不会动心,世间难有。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

   

  “余恩,他们……他们……”

   

  “他们是好人。”余恩说道,拍拍她的背。“这世间绝不止有像方才那样的男人,也有像大师兄一样的好人啊。”

   

  涣散的眼神逐渐凝聚,冬芽泪成串珠流下。“是啊,真希望大师兄能拿到那本食记,咱们就能快点离开这里,找个好地方住下,也就不会有这些……这些……”难以想像这世间竟会有这种男人。

   

  余恩微微苦笑。“是啊,等大师兄回来,咱们就能离开。”就算离开,又能好到哪里去?只要有男人的地方,冬芽惊人的花容月貌都会弄出问题,能上哪去呢?

   

  “咱们先进屋吧……”眼神有些散乱。接下来的半夜应该能好好睡上一觉,等着大师兄回来。她的头好痛,真怕是被打破了。

   

  “冬芽儿……”轻声低语飘散风中,余恩立刻惊觉,回头喜叫:

   

  “大师兄!”

   

  人未到声先到,过了一会儿,男人从反方向疾奔出来,冷面孔上有抹狂喜。“找到了!找到了!就在这姓刘的库房里!”

   

  “真的?”冬芽与余恩一块惊喜低呼。那表示,从此以后不必再流浪,不必卖粥,不必进他人府里当厨娘。

   

  男人瞧向余恩的眸光微微一闪,再看向冬芽时却是宠溺的笑。“是真的。这老头自喻为美食家,上天下海就是要找个厨娘助他写本食馔,好挤上这百年来美食家的名号,偏不知道失传的食记就被他收在库房里,连翻也不曾翻过。”

   

  “谢天谢地,大师兄,你有没有受伤?”冬芽关切问道。

   

  他一笑,不动声色的将冬芽拉了过来。“这里的护院净是三脚猫功夫,怎会发现我呢?”他将薄薄的铁盒拿出给二人看。

   

  “师父临终前说过,食记由盒装,外有漆金刻百鸟呈祥,这漆已剥落,大师兄确定是这小铁盒吗?”余恩问道。

   

  “正是。”男人向冬芽说道:“既然找到了食记,留在刘府的意义也就没有了。冬芽儿,你去收拾包袱,咱们趁夜离开。”

   

  “我去好了……”

   

  “不,余恩,我有话要跟你说。”等冬芽进屋之后,男人拉着她往竹林走去。

   

  沉吟一会儿,说道:“余恩,你该知道师父要咱们偷这本食记的原因。”

   

  “嗯。”冬芽自幼对作菜并无天分,师父却一心一意想要将冬芽培养成当代厨艺高手。这是师父的下下策,在临终前要他们偷食记。

   

  据传食记是数百年前某个厨艺鬼才所遗留给后世有关食方面的纪录,是其他厨子遥远所不及的。不论食概、食味、食技皆详记其中。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本食记形同废纸,然而对于历代厨子来说,却是天上宝物。也有流传宋朝有一宋三娘之所以能完成千人宴,从此流传百世,便是因为目睹了食记之一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