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唯心而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还是照旧吗?”

   

  “嗯。”

   

  一年来的对话重复,他似乎也不觉得无聊或者厌烦,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他的早粥。

   

  是曾觉得有些奇怪;一个人的口味再怎么不变,也不可能一年内吃同样的粥菜。放眼大街上多得是各式各样南北口味的饭菜,即使他茹素,但怎能忍受不变的菜色与味道呢?

   

  “聂公子,”工人聚集了几个走来,笑脸迎人的。“好早啊,每回咱们以为够早了,偏偏总瞧着你更早。”

   

  聂七温和扬唇,并不答话。

   

  “苗姑娘,咱们三碗野菜粥,什么小菜都行,可别忘了你自制的酱菜。”工人叫着,在板凳上坐了下来。

   

  她也没答话,点点头当听见了,忙着煮粥加料;一阵冷风吹来,让她缩了缩肩。

   

  “你不冷吗?”聂七忽然问道。

   

  见没人答话,她抬起脸楞了楞,才发现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还……还好。”

   

  “你穿得倒挺单薄的。”

   

  他今天似有谈话雅兴,一时让她适应不过来,又停顿半晌,才答道:

   

  “穿着厚重,不易煮粥。”

   

  “那若因此得了风寒,岂不是更不容易工作吗?”

   

  “公子请安心,我从小身子骨奇佳,未曾得过风寒,若一有微兆,绝不煮粥。”她以为他是担心食用者的卫生问题。

   

  他看了她一眼,不再问话,只是静静注视她的身手。

   

  余恩暗松了口气。她不善说话,更不爱旁人将焦点落在她身上。一年来,他的话不多,吃完了便走,会再见面也是隔日清晨。虽然习惯了他的存在,但那并不表示也习惯了与他聊天。

   

  未久,温热的米粥端到他的面前,配着一碟野菜、一盘豆腐干及她自腌的盐荀干。

   

  “苗姑娘,每天到你这儿喝粥总要喝上个三、五碗才饱,你有没有考虑白米饭?一碗就饱,方便又省事啊。”工人随口说说。

   

  余恩又停下动作,沉吟一会儿,才低声解释:“粥中有油,在早上吃,对胃肠极佳,一旦消化了,也会引起食欲。”

   

  工人似懂非懂,隔壁卖饼的张大婶忍不住插了嘴:“你若怕饿,就来吃饼啊,-张大饼足够你早午两餐吃了,偏你们贪着苗姑娘的好手艺,只爱喝粥,怨得了谁啊,你说是不是,苗姑娘?”

   

  余恩抬起眼勉强一笑,不知该如何搭腔,忽地瞧见张大婶的女儿小翠远远走来。小翠的年纪与冬芽相仿,会交上朋友她并不意外。也好,冬芽终日待在小屋内,寂寞是一定有的,有个朋友谈心……是很好。

   

  她向小翠点点头,再埋首煮粥。

   

  “娘,偌,你忘了的东西,爹要我赶紧送来。”小翠的嗓门大,不想听见也难。

   

  工人吃完了,便留下铜板,赶着去上工,留下聂七一人。她见他的碗空了,问道:

   

  “再来一碗?”吃两碗一向是他的习惯。

   

  他点点头,让她接过他的碗,不经意的碰触到她的指腹;她略嫌尴尬的忙收回,另舀了一碗给他,也换了两碟家常素菜。

   

  聂七将她的腼腆看在眼里,忽而问道:“苗姑娘手艺精进,可曾想过自开一店?”

   

  “不,”惊觉到回答有些快,她缓下口气,老实说道:“我没这个打算。”

   

  “没有?难道一辈子摆摊吗?”

   

  “怎么会呢?”她摇头。“我不打算一辈子卖粥。”

   

  他微微吃惊。“你在此摆摊一年,既不打算存钱开店,也不继续摆摊……”本想问她未来欲执何业,但这终究是她个人间题,平日他们并未深交,再问就失礼了。

   

  “余恩,我也来喝粥。”小翠看了聂七一眼,坐下。“这位公子……是余恩姐的老顾客?”

   

  “苗姑娘手艺好,自然是老顾客。”聂七有礼答道。

   

  小翠的眼珠流转,眸光来回瞟着两人。“难怪啊……”故意停顿一会,见他们似乎各埋首煮粥喝粥,一点也没接话的打算,有些气恼的叫道:“难怪余恩姐从不让冬芽跟来。”

   

  余恩抬起脸,显得有些茫然。“冬芽是怎么了吗?”出门前尚见她好好的啊。

   

  “冬芽快被你闷出病了。”小翠仗义直言:“余恩姐,你明知道冬芽闷在家里都快闷出病了,你偏不准她跟出来。我原以为你怕她跟着你做事累,可我私下也觉得奇怪,你要怕她累,让她在一旁坐着陪着你聊天也是好的,今儿个我一来才发现事实不如我所想。”

   

  “小翠,你在胡说什么?”张大婶叫道。

   

  “娘,我说的是事实嘛。苗余恩话少人又闷,瞧起来就是阴阴沉沉的,若不是冬芽,我也不想跟她打交道啊。本来我想她毕竟是冬芽的姊姊,做什么都是为她着想,后来才发现她不是亲姊……”

   

  “小翠!”张大婶怒叫:“你这孩子懂不懂得分寸?”

   

  “娘,我说错话了吗?你不也是心疼冬芽?她人好心好,气质远远超过苗余恩,如果许结卖菜的、种田的,那是真委屈了她。上回您不说街头的巧仙姐姐卖菜,给好公子瞧了去,纳作偏房,从此乌鸦变凤凰;你不也说有个公子成天来喝苗余恩的粥,相貌堂堂又是南京首富之一,如果如果……”

   

  “住口!”

   

  “苗余恩是想日久生情吧?在冬芽面前,没人会注意她这阴沉的性子,所以才不带冬芽来吗?日久生情比得上一见钟情吗?”

   

  “你再不住口,要我打你吗?”张大婶气得浑身发抖。

   

  小翠恼怒的斜视余思一眼,倏地站起身推翻盐罐,转头就跑。

   

  尴尬的气氛持续了会,余恩才结结巴巴的向聂七说道:“对不起,让您见笑了……”

   

  聂七摇摇头,神色自若的答道:“见笑不会,再来一碗倒是真的。”

   

  “啊?好。”难得他破例加了一碗,她连忙添粥。

   

  “该说对不住的是我……”张大婶不好意思的搓了搓围裙。“小翠这孩子是咱们的独生女,不懂余恩你的做法……她跟冬芽极好,成天开口闭口的都是冬芽儿,所以才……”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