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巧妇伴拙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前方的喧哗打断舒大鸿的自言自语,不必他多言,他跨吓得老马立即精神抖擞地快步跑过去,完全不似刚才的蹒跚。

  围了一大群人的地方,正是“红花院”的侧门,用来买娼女的地方。由于前来贩卖的人声势浩大,带来的女孩更是难见的艳丽无比,不仅吸引来了鸨母,也来了大票寻芳客忙着流口水。

  天色已昏暗,被一路拖来的季潋滟玉容惨白泛青,几乎昏厥,只凭一股无法摧毁的毅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她的衣衫因多次跌倒,不仅脏污狼狈,手肘与膝盖全擦伤破皮。挟持她的壮汉毫不怜惜地丢她跌在地上,与鸨母叫道……“陈嬷嬷,这货色你瞧瞧,我家公子说廉价出售,三百两成交,包你日后钱财如河水来。”

  “三百两也不见得便宜哪!您家公子是……”老嬷嬷尖拔的声音开始了“喊价嫌贵”的意图。

  “齐二公子卖的人你有啥不放心的?要不是这贱婢太野气不受教,我家公子也不会轻易放手,如果这贱人一如她表面上看来的高傲,八九不离十是个末开苞的,三百两还便宜你们这小妓院。”

  鸨母眼睛一亮,又再度看向地上难掩国色的大美人,正要应允,不料在一边观看的人有人吆喝了。

  “哟上这么俏生生的大美人,又是清白身子,我王大恩五千两也肯买!不如卖给我当十二姨太吧!”有人开始喊价,企图以低价购得这名令人失魂的大美人。

  其他有志于美人的色男们也蠢蠢欲动要喊价了,急得鸨母直想轰人!这个大美人若教人给买走了,那她这“红花院”恐怕真的只有没落一途了!要生意兴隆就得有尊名副其实的花魁供着,她早需要这样的大美人了。

  鼓噪声不绝,但押送前来的壮汉大叫道:“不行不行,一万两也不行,谁敢买走这贱人就是想与齐家作对!我们公子说得很清楚,就是要这女人当妓女,三百两的低价是为了羞辱这贱人胆敢冒犯我家公子。此刻我家公子正在此地的别馆,如果谁赶买下她为己用,先捻捻惹不惹得起齐家。”

  一番话说得一票色男人退了三大步,只敢流口水。不敢说话。

  笑得眼睛都看不见的老鸨是唯一得意的人:“两位大爷,老身也不喊价了,请齐二公子放心,老身会好好调教她的,让她再也不敢冒犯二公子。还有,各位大爷,这女人大家都想要,何不让她待在“红花院”,供大家享用呢?别争了吧!”

  “那她什么时候可以接客了?”其中有人忙不迭地问。

  “很快,很快!现在就先请各位大爷移到前门去光临本店,张三、李四!请大爷们到前厅,叫丫头们伺候。”

  “是!”

  那位保镳很快地领了一票人到前院去。

  “两位大爷,怎么不见二公子来呢?”

  两名壮仆狠瞪了地上的季潋滟一眼……

  “本来要来的,但因身体不适先回别业休息了。”

  这种解释换来季潋滟一声冷笑,含着无比的嘲讽。

  “你笑什么,贱……”惨叫声取代了原本会有的巴掌声。

  就见原本伸手要打人的一名壮汉趺在地上哀号,以左手扶着软绵绵的右手。

  另一名壮汉与妓院的打手全跑了过去,有人喝着……

  “谁?出来!”

  一人一马,缓缓由黑暗中走出来,硕大的体型,灰色短衣打扮,三分像江湖人、七分像苦力,厚棉袄的内里甚至由几处破洞口露出头来,一看便知是中下等身家的江湖浪人,而那平凡的面孔镶着好欺负的憨厚,更让那批打手由心中轻视了起来。

  “喂!小子,没事闪一边凉快,别坏了大爷的事,滚开!”

  舒大鸿走近那些人,不自禁地低头看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不经意一看,却差点使眼珠子掉下来!他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孩,像仙女似的。想也没想,就要伸手扶起她,当然有人伸手打来,企图阻止,但都被他随手一挥,打到树上纳凉去了“姑娘,你还好吧?”

  “死不了!放开我!”又是一个登徒子,如果她还有力气一定也会狠得他绝子绝孙,可惜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也只能吐出几个字而已了。软弱的身体无力地借他手劲扶持,她只有以仅剩的力气瞪人,一双美目直往他脸上射利刀,不过这木讷的男人恐怕迟钝得连理解也不能。

  “放开她!要玩她,改日来“红花院”光顾就行了。”老鸨走过来叫着。

  一百两银子晃在老鸨面前。

  “给你。我买她。”

  “一百两就妄想买走她?喂!你这小子得失心疯了?老娘我才用三百两买过来,你这混帐竟妄想……”。

  “我还有一匹马、一把剑,共值七十两。”舒大鸿又将腰间的软剑解下,顺便指着不远处的老马。

  几个打手不客气地围住他。

  “你这个死二楞子,打得你满地找牙后,看你还敢不敢撒野。别跟他说了!上!。”

  “再多我就没有了!”边说的同时,一手拦扶着佳人、一手开打。

  外表平凡到极点的舒大鸿武功可不马虎,随随便便七、八个打手全躺在地上,吓得鸨母全身发软跌坐在地,恐惧地瞪着眼前的大汉。

  “来,给你。”他将一百两与一把剑交到她手中……“好,这姑娘是我的人了。-说完双手抱起季潋滟转身要走。“等一等,你得搜出那恶仆身上的借条。”天哪上这男人以为带人走就没事了吗?

  “哦。”他又转身看向地上昏迷不醒的打手,不知该怎么开口请人家自动奉上。“呃………那个……”

  “鸨母,还不快搜出借条给我!当心他将你的脏店砸为平地!”季潋滟怒叱含威地叫了声。

  就见鸨母吓得半死,爬到齐家仆人身边搜出一些借条,双手含抖呈上来。只求快快送走这尊煞神。

  季潋滟伸手接过,抬头瞪向抱着她的男人道:“还不快走?”

  “哦,好。”他楞楞地应着,快步转身离去。临走时看向他的爱马,依依不舍地点了一下头。但他不能想更多了,扫视怀中佳人身上的伤口,他得快些处理才行。

  好美丽的姑娘,就是看来有点泼辣,瞪得人心慌慌。

  留云县北边近郊区,已不见人烟,穿过荒烟蔓草少人行走的草丛,过了一个黑沼泽,隐在一片未经修饰树林中,有一间破庙,呈四合院的建,四五间的屋子,没有一间不漏水。

  舒大鸿在细雪纷飞中,找到一间还不算破得太离谱的屋子窝身,将美人儿置放在安全的角落,点上一堆火之后,找来一堆枯草铺成床,再将自己包袱中仅有的一件宽大棉袄盖上,便是他所能为她提供的舒适了。

  季潋滟被放在其上,在他还没赶着去做别的事之前拉住他衣袖,冷声问着:“你有何企图?”

  “呃?”舒大鸿一张实的脸在火光下映出一片愕然。企图?为什么要有企图?。

  “我不会允许你欺凌我!”她坚决地低语,但疼痛与饥饿让她表现不出气势,让自己浮现难以置信的柔弱。

  “你的伤口必须先上药。”他四下看着,找到一只缺口的盆子,到门外找水,不一会已端回一盆冻死人的冰水进来。

  盘腿坐在她面前,抓起她一只手──“放开!你想做什么!你赶非礼我,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她伸手欲打他,却在也没力气,只能尖声大叫,一双火眼威力十足地瞪人。

  “你怎么这么泼辣?”他愕然问着。抓她的手没有放开。

  她努力要抽回手,却抽不开,差点气岔过去。

  “下流、不要脸、混帐!”她一串骂人话挺溜。

  好吧,他骂不过她,只有不要理她。低头看她伤口,拿出白巾沾水轻拭-“你这登徒子,还不放手!痛死人了!”没被捉住的左手有气无力地往他脸上打,连拍蚊子的力量也没有。

  虽然不会痛,可是她这样乱动也挺烦人的,索性,舒大鸿将她睡穴一点,不但她可以休息,自己耳根也可以清静。

  叫嚣声戛然而止,怒火冲天的佳人由张牙舞爪到安静沉睡,显现出一副美丽的容颜如画,任何人见了都会心脏加速乱跳,忘了今夕是何夕。可惜舒大鸿没福气欣赏,他眼前唯一记得的,是快些将她身上的伤处理好,否则留下疤痕,对女孩子而言是挺伤害的事。

  什么也没想,他是有伤便治,从脸颊的瘀青到脚踝的破皮,一一照应过了,不敢有一丝遗漏。直到擦完药,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一件天大地大的事。

  他把人家闺女的身体看了大半,也摸遍了──一旦这个认知砸入迟钝的大脑中,他才霍地跳起来,退了两大步,差点踩入火堆中,炭黑的国字脸满是红潮如充血。如果这时代有”脑溢血”这名词,他大概离那症状不远了。

  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他奔出屋子,呈大字形地趴入雪地中,还不小心给雪中暗藏的石块打青了头。

  怎么办?怎么办?

  即使说他是来自偏远小村的莽夫,总仍是明白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当年他想娶隔壁的阿满可也不曾碰过人家一根头发,如今……这简直是毁了人家姑娘的名节了,虽然此时只有天知地知与他自己知,可是看了就是看了,摸了就是摸了……嗯,现在想起来,双手才知觉到自己摸到的是一副曼妙的温香软玉……

  他呆呆地看自己双手,傻笑……

  彷佛被烫到了似,在雄性天生的自得过后,正直毫不客气地凌驾上来诛伐他良心,害他连忙将双手直往身上搓,想要把那种软软的感觉搓去,也努力把一些类似色情的想法抹去,一点也不能留在脑海中。

  捧了一把雪搓上温热发烫的脸,不久,雪在他热力下化为温水,直由手指缝流下。他看着水中掬着的水,也看到了自己那张平凡到连阿满也不肯下嫁的脸……

  唉!配不上呀。

  而他竟敢有一点点妄想。可别真的应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句话了,活了二十五年,他可从来不敢想。

  一个人平凡到极点也就算了,怕的是连身家都没有-并且可预见的永远不会有。他哪里养得起家?里头那个辣美人虽然一身狼狈,但一眼就可看出是个好出身的姑娘。他妄想不得的。

  虽知配不上,但那丽颜仍教他心头不禁地乱跳,美人嘛,哪一个男人能不心动?。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