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巧妇伴拙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序

  如果你们还记得花嫁故事之二的话那么这本故事看来会轻松一些当然这种说法末免严重可是……嗯……总而言之如果您不小心正在翻阅这本书也正好不小心发现里头有些内容正好不怎么小心地与(上错花轿嫁对郎)有些许互补叙述的剧情的诂希望你们能好心一些不坊回头看看(上错花轿嫁对郎)以兹对照OK!

  基本上这一本故事勉强算得上“花嫁二”之中的番外篇抽出了“舒大鸿”与“季潋滟”来重新添上枝叶大书特书原因是因这样的夫妻组合写起来也是挺过瘾的,是我调剂生活的方式之一。好玩嘛!

  硬要说两本故事之间有什么不得了的牵扯,倒也不见得!我只是说,凑着一同看,在某些共同剧情上会看得更清楚一些,不过相同点不多就是了。

  比较难以处理的,是之前随意设定的剧情,一旦深刻描写起来,反而觉得颇不恰当,有损女主角的本色(我发誓,当年如果早知道今日我会写她,一定不敢三言两语草草交代完她)。所以喽,各位朋友,一旦、如果、要是你们猛然吹毛求疵地发现上一本与下一本的叙述内容有稍稍不怎么雷同之处,敬请原谅啦!请相信席绢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让他们完全吻合,呃……若有差异,纯属意外。

  好啦!补述的意思不必看得太认真了。基本上也只是一个单独存在的故事罢了!但是咧,要是你们不介意再去翻看一次(上错花轿嫁对郎),重温旧梦一下,那敝人在下我更是感激涕零不尽了。

  这是今年最后一本古代稿,终于交差,心情非常愉快,但愿你们也是这么觉得。

  拜拜。

  第一章

  唐。贞观年间。

  秋凉如水,尤其在地属沿海地带的泉州,更是提早感受到有别于盛夏的沁凉,直逼出预约冬天的凉意。

  泉州盛产木材,经济动脉亦仰望木材的带动。数十年以来,泉州第一巨富便是以木材生意起家的齐家,只手掌控了泉州百分之八十的林木市场;所以想在泉州干些木材相关营生者,莫不依附齐家,前去拜码头,以图喝口剩汤残肴。可见其势力之庞大。

  当然,泉州的齐家就可说是所谓的大盘商了,那么,居住在泉州留云县的季家商号便是齐家众多中盘商中的一户以木材起家一直维持中产阶级以上、大户人家以下的生活水平。不过,比起齐家的威名,小小的季家名号可也不弱,但之所以出名的原因并非在生意上有何高妙手段,而是季家人出名的脾气。

  而,季家的人脾气好坏、声名如何原本是他家的事外人连瞧也不会瞧上一眼但自从季家美丽的独生女及笠之后美貌广为人渲染招来一堆仰慕者,为人所津津乐道后,季家想不出名也挺难的虽说历代以来就属唐代风气最为开放古往今来无一朝代可相比但在唐初时期,开放风气并未完全盛行更别说长安以外的地方了。尤在江南一带,保守依然是最被规范的要求,也之所以才显得季家闺女的惊世骇俗了怎么个惊世骇俗法呢?这就得先谈谈她的双亲了。她的父亲季道吟是个明理公正并且绝对刚正不阿的男人以诚待人广受好评但唯一的缺点是当他面对任何不么平、猥琐的事件时,火爆浪子的脾气便会一泻千里、无可收拾,太过于黑白分明,没有灰色地带,致使他优良的经商能力一直无法更上层楼,在尔虞我诈的商场偶尔会吃上暗亏也幸好他是个重生活多于重工作的男人!他非常明白工作只是为了维持生活水平当达到目的后便无须汲营太多所以他将三分之一的时间放工作上另三分之二时间用于家人与兴趣上而他最大的兴趣莫过于亲自教导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宝贝女儿了。

  再说说季夫人林月柔吧!休说别的只须看看她年轻时的表现就可以对其性格描绘得一清二楚了。在她嫁入季家第五年,有一天听人不小心提起她丈夫前往花街柳巷谈生意,她一脸平和地回房,当天深夜丈夫回来,她二话不说把初出生才三月的女儿往他头上砸去l当然是事先算准距离与了解丈夫有些功夫底子,但也当场吓得季道吟魂飞魄散抱住女儿时,脚也软成一团泥跌坐在地上了。他以为他娶了个温柔没脾性的妻子但事实上她不易动怒,却是一动怒便是火山爆发型;丢了女儿还不算,她还割下长发表示夫妻情断义绝,从此形同陌路。

  幸好他有人可以作证,虽去那种地方,但什么女人也没沾到而那人正是他的大舅子;否则他的妻子如果不是自杀便是出家──她是那种永不回头的人。

  说也好笑,季道吟是在那时才真正爱上这个美丽的妻子,由以往相敬如宾到真正浓情蜜意。,而他的妻子自那一次之后也没再发过脾气,因为他完全忠实。这是她唯一坚持的事,其它则以他为天。

  这是一对脾气很差,却有各自不同表示法的夫妻。

  自然而然,生下的唯一女儿当然逃不了遗传的命运。

  季潋滟,在家中一处傍湖的别业中出生,当时正值夏季,湖光水色一片波光潋滟。季道吟抱着粉妆玉琢的女儿面向湖水,便起了这个名字:潋滟。

  美丽的女儿激起他所有的父爱,不容他人来瓜分,于是他与妻子决定不再生育其他小孩,只全心全意去疼爱这宝贝女儿。这使得季潋滟打一出生,就受尽专宠,比其他女人幸运得被教予男孩、女孩所会学的东西。

  父亲教她读书、写字,防身健身的拳脚、骑马,甚至是做生意的方法;而母亲则教她刺绣、制衣、抚琴、种花草蔬果、烹饪与打理家务。

  也许她学得不精,但只要习得五成以上都够瞧了。她的美丽、坏脾气和才气,在在使得人惊已有多事人传她是留云县第一美人使得她声名更加大噪转眼间季家小姐已十七岁了正是最适合婚配的年纪外头提亲的人不少不过季家反而没有外人那么骚动根本没有人提起这回事原本是该消褪热度的时刻季家闺女却又因坏脾气而再度出名了起来。

  在一次出门抓药时,在路上被邻县的一名公子哥儿跟踪并且以言语调戏,当场季潋滟便轰出一巴掌,硬是将那名少爷由马上打到马下,还差点被马踩成肉干;而那少爷不是别人,正是泉州首富齐家二公子,齐天授是也。

  而那齐二公子居然为此神魂颠倒,在留云县逗留数日,为季家小姐大大发痴,从街头到巷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季潋成了注目的焦点,纷纷臆测着她何时会被迎入齐家大门,因为放眼泉州,没有人比得上齐家的富甲天下。在容貌上而言,齐二公子正是一名美男子,虽生性风流,但男人哪有不风流的?众人早已乐见其成,深信季潋不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

  不过,这也只是外人的想法罢了。

  季家虽然也算得上是富有有人家,但丝毫无富有人家会有的高高在上嘴脸,居家建也采实无华大门一踏进去是一片石板广场,沿着围墙边种了些桂树。唐式建大多采左右对称法,所以通常主屋有两座,中间的廊道采直棂窗回廊连接而成,往内延伸直到后院为止,建构为四合院,由上方鸟瞰下来像是个“回”字形。

  季家也是如此,有前院、有中庭、有后院。前院没有奢华的排场,不作兴学习长安目前正盛行的园林造景;不过中庭则较为有看头了,除了植满百花之外,唐代上层阶级欣赏各种奇石怪磊的风气是季老爷子唯一的高级偏好。多年来经商,每到一处必定采购奇石回家,所以中庭花园内,间或摆了些巨石,使景观更为秀致。

  后院,向来是客人看不到的地方,专属女眷的天地,所以,季家的简在此发挥得淋漓尽致。既不怕招人非议,又能自由发挥,于是季家后院一直是他们一家三口最爱的休闲地。此刻,季家三口正在后院忙着呢!

  一名年近五旬的男子身着灰蓝色常服前襟撩起掖在腰带内露出裤子与长靴正蹲在初垦开的泥土上种菜而他身后约一丈处一名中年美妇与一名美丽得光照人的小女子正坐在池边洗着刚摘起的菜穿着一式同样的灰色上衫杉子的下摆束在裙摆内高高的束腰亦显得柳腰的纤细不盈一握曳地长裙则相同地撩起一角塞在裙带中忙得不亦乐乎伴着秋风微凉与阳光和泥土亲近是件美好的事。

  直到一名老嬷嬷端来茶水,一家三口才暂停工作,洗净手脸坐在台阶上品茶。

  “老爷,这种天候容易着凉,您老就别太劳动了,叫长工们来种就好了嘛。”

  老嬷嬷年近六旬,是当年老太夫人陪嫁过来的丫头,终生不婚,一直待在季家,自是在季家有着超然的地位。

  季道吟笑道:“赵嬷嬷,身体不好才需多劳动呀!何况我身子已好得差不多了。”

  季夫人看丈夫发汗的脸色有丝泛白,便道……“老爷,我看今天也够了,待会就让滟儿陪您一同对弈吧!”向来身体硬朗的季道吟在两年前渡海送一批木材前往密州时,在海上遇到狂风巨浪的侵袭,在扬州一带沉船,幸而被打鱼的渔民救起,疗养了大半年才见起色,被送回来。但从那次以后,体质大大转虚,容易受风寒,几乎每个月都得喝一些汤药补品。

  季潋滟起身道:“爹,您等我,我沐浴更衣只须一刻便好,待女儿高超的棋艺来攻得您片甲不留。”话声随人远而消失,性急的季大小姐已转过回廊回闺房去了。

  老嬷嬷再三摇头:“这丫头片子没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

  当然季氏夫妇完全不介意,相视而笑。

  “老爷、夫人,对于齐家来提亲的事,咱们如果再拒绝下去,不妥吧?”老嬷嬷面孔担忧,轻问着。

  到目前为止,齐家已派人来提过两次亲了,据说前些日子齐二公子回家后,因相思而一病不起这回第三次来提亲是齐家老太君的授意不能像前两次那般轻易拒绝。也容不得人拒绝。

  “我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嫁一个痨病鬼或登徒子。”季道吟重重地说着。

  如果齐二公子当真一回家就一病不起,代表他身体奇差,女人嫁了他等于只有守寡的命;如果那二公子只是为达目的而作态装病,那更是不可取,根本是一个色欲薰心的登徒子罢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