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请你将就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我的妻子逃掉了。”二大张信纸家书中,唯一的重点就是他二十天前迎进门的新娘逃掉了。

  平淡语气的背后蕴藏着风暴!

  “为什么?没道理呀!”沙绍抚着山羊胡,忧虑的看向他。“她跑回家了吗?李升明应该明白女儿逃回去他会有的下场。”不过,他实在不明白一个月前袁不屈为何会接受李升明的狮子大开口,并且娶了那个浑帐的女儿!只因那一纸早该作废的文件?他大可不理睬的。当时沙绍苦口婆心的力劝袁不屈登门羞辱李升明,并且撤消婚约。一个浑帐的女儿会好到那里去?偏偏袁不屈只是外表看来坚硬无情,内心却深沉若海,不似外表般冷酷。没有人明白他心中在想什么!结果,出征在即,却决定迎娶那自幼指腹为婚的少女,没有人劝得动他改变心意。

  如今那女子的逃跑,更证明了浑蛋生下的蛋也不过是颗更浑蛋的蛋罢了!这下子,袁不屈还要宽宏大量下去吗?帐外的家丁正苦等主人下定夺,好采取报复手段。

  “她逃掉十来天了!之前,李叔曾亲自到扬州要人,想不到李升明怕我追讨黄金,也怕我要了他的狗命,连夜逃掉了!而她并没有回扬川。李叔见事态重大,才派人快马捎来这个消息。也许她偷了人,与男人逃了。”

  “你打算怎么做?”

  袁不屈冷冷笑着,唇边的寒意似十二月冬雪冻人心脾。

  “娶她原为家父生前遗命。如今,我有报复的理由了!天涯海角猎捕李家父女,生擒见人,死捉见肘,单凭她逃走而带给将军府的耻辱,他们活该亡命天涯,死无葬生之地!”一刀断命就失了报仇的滋味不是吗?错待他的人,终须尝到无边际的恐惧心颤。对李家,当真恩斯义绝了!就从李玉湖背叛他开始,他将一一清算!没有一个得以侥幸逃过!

  沙绍起身踱步,充满智慧的眉头深锁。

  “我仍是不明白李玉湖的动机。能当上将军夫人是何等的荣宠,她为什么要逃?”如果李玉湖当真爱慕虚荣与她父亲一个样,那么她何需逃?将军府的财势足以让她做威做福十辈子了!这是唯一的疑点!当然,沙绍对李玉湖也没半丝好感。

  “你高估女人的大脑了!李家一介草民莽夫,除了必定有的俐落身手,原本对她的大脑我并无任何期待,被利益蒙心的人根本看不清别的!加上李家曾经对我的侮辱,他们有理由怕我娶妻的动机。正常一些的女人都该逃!而且,她来京城必然听到有关我妻妾死亡的多种传闻。”袁不屈讥诮的沉吟。为什么不该逃?不逃才有问题,一切都照着他预想的情况在进行!

  沙绍警觉的接近他身侧“你究竟为何娶她?”

  “在李家做牛做马二年,难道不该取回一些代价?”他深沉的说着,模棱两可的让沙绍这个智多星依然满头雾水。

  “明明说的是人话,却让人听不懂。唉……”他挥扇出营帐,让袁家的家丁能进帐等候主子下命令。

  沙绍看向阴霾的天空,轻唱不已!他相信,李玉湖的逃跑将是她此生最大的损失四月天的气候,由南到北各不相同。若在苏杭一带,正是杨柳轻风、百花初绽、遍地万紫千红的艳丽美景。若在京畿一带,则是各族华服纷纷出笼、争奇斗艳的时刻,各个王公贵族开出赏花宴大作排场不落人后;海棠、杜鹃交织成繁华似锦的贵气天堂。

  至于在甘州一带,冬天过后,除了一望无际的黄沙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景致了!从凉州而行,杜冰雁终于相信这世间居然真有寸草不生的土地!终年不下一滴雨,任由大地干涸成一片黄沙,让人无法生存。即使老天仍存一点点善心让广大的黄沙中幸存一小块一小块的绿地,让人艰难的活下来,可是这一片无际的萧瑟,却是如何也叫人开心不起来的。

  看了三天的黄沙,像是一辈子走不完似的路,曾落脚的绿洲地,像海市蜃楼般让人忘了其真实与否。真的,黄沙使人泄气!她无法想像,这片黄沙的尽头会有些什么不同!而她要找的人,正领兵在前方平乱。

  紧紧抓着斗蓬一角,包里着全身,不让炙人的阳光侵犯到她一丝肌肤;即使自己全身几乎被这厚重的斗蓬闷得快断气,也仍坚持着。

  离开将军府二十天了!再不离开她会被那些俗丽的摆饰与佣奴的鄙视逼疯!尤其李总管又当她胡言乱语的情况下,没有人会相信她是杜冰雁,而不是李玉湖。原本,她打算先回扬州告知父亲的;但,首要的,她必须先找到袁不屈将军,只要他能明白事情的原委,一切就好办了!只希望袁将军会是个明理之人,不然,至少也要有一丝丝追查真相的心。所以,她千里迢迢的赶来这荒凉之地,甚至差点闯人黑店被谋财害命!

  老实说,让她这么个不知世事的黄花闺女独自出门,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杜冰雁知道自己生嫩得可怜!纵有警觉之心又那敌得过人心险恶!化成男装也只是文文弱弱的模样,没半点气势。

  也算她福大命大!十天前差点住进黑店,而后被一个斯文的中年男子硬是拖了出去,直到上了马车,连夜赶路之后,中年男子才告知车上所有乘客,那家野店专做谋财害命的勾当!大伙正在惊惧不已时,彷佛应了那中年男子的话,马车后头传来马蹄声,正是那野店的伙计,想趁郊道无人时打劫行抢!

  杜冰雁当场吓傻了!她没想到世上真有这种事!她还算是坚强的了,没有尖叫也没有昏倒,同车的一个书生就是先尖叫再昏倒,死搂着家当不放的缩在一角。

  而车上几个孔武有力的庄稼汉与武夫为了自身的安全,便跳下车与那些人卯上了,全力一拼尚有胜算。

  当时车上唯一从容以对的人便是那中年书生打扮的人。气定神闲的翻看他手中的书,似乎不担心真有人上前打劫。

  同坐马车有数天了,杜冰雁知道这人懂医术,因为他曾帮马车夫治疗疾病。他的长相瘦削温文,在闲聊中只说要去甘州的晾马城工作。那是最前线的地方呢!最重要的,她也正要去晾马城!

  那人叫风予逢,他的行李中全是药材,似乎也对她特别有好感,相当关照她。大概因为她是车上唯一读过书,并且对医药有高度兴趣的关系吧!

  后来土匪被打跑了,风予逢替那些挂了小伤的人包扎上药,也一边教了她一些简单的医疗常识。

  马车只路过凉州,不入甘州。所以三天前她与风予逢便下了马车,改骑马匹行往甘州。

  “你还好吧?杜小弟?”风予逢策马在前头,回过身问着。相当明白他这瘦弱的身体似乎连骑马也不行,更别说风吹日晒了。

  “我很好,风大哥,谢谢你。”杜冰雁连忙应声。近日来他们已培养出亦父子亦朋友的关系,加上目的地相同,关系益加紧密了些。也许真的是老天在帮助她吧!二十天来,她一直在想要如何来到甘州,如何见到袁将军,如今一切都不是问题了!风予逢是受征召的军医!而且是最核心的那一个!

  跟着他,要进入军队简直太简单了!那么,如果要见到袁不屈就不会太困难了是不是?

  风予逢似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但体贴的没有多间,只是淡淡道:“你是个不错的孩子,勤学又认真,就当我的徒弟吧!相信军队中会需要更多的医疗人才。”

  战争是多么遥不可及的字眼!血腥与厮杀怒吼交织成的天地,光由想像便让人感到惊心。而今,她也将见识到了!而,那个在沙场上建立卓然功迹的大将军,那个长期在杀伐中生存的人……会是怎生的一个模样?直觉的每思及此,心下便打了个寒颤……至少,那不是她的问题!只要事情解决了,李玉湖才是他真正的妻子。而她,该回到齐家,准备当一个寡妇了。是的!袁不屈残酷与否并不是她的问题,她不必为此而骇怕!

  “如果没有意外,天黑之前咱们就可以赶到晾马城。”

  “呀?这么快?”总以为晾马城是怎么走也走不到的,想不到居然天黑之后便可以抵达!杜冰雁心中轻轻一悸,有着些微的惶恐。

  风予逢呵呵笑着,忍不住再回头看着她年轻又俊俏非凡的面孔,好一张丽人的容颜!只可惜错为男儿身,否则真不知会怎生的倾城倾国了!

  “天下何等辽阔,前些天你不还在问是不是已到天下的尽头了?天下是没有尽头的,但再远的路程总有一定的终点!晾马城近在咫尺了!甘州唯一大城,边界重地,目前十万鹰军驻扎的地方,可以想见是多么有气势了。”

  “是呀!看到那么多披战甲的武士,再怎么说也吓得人心惶惶了!”她轻拨开斗蓬一角,让眼睛可以看得更远些,袭人的热浪逼得她满身大汗!得有多大的耐力才能在这种地方存活呢?

  “很快你就会习惯了!鹰军是出了名的纪律森严,不会仗势欺人、掠夺百姓。所以朝廷一征召,我便即刻启程了!能与威武盖世的袁将军共处,真是件愉快的事!”

  从风予逢的言谈间,杜冰雁能感受到他对定远大将军的推崇。不过,在她心目中,武夫就是武夫,粗鲁蛮横,杀人如麻,再怎么说也无法让人欣赏。

  “我只希望战争能早日平息,杀戮毕竟是野蛮的事,学来一身歧黄之术,可不希望尽在打杀中奔走。”她看向天际,灼热的天空没半朵云彩,也无一丝微风,空气像是凝结了似的,连呼吸都感微微的难受。一身密不透风的衣着常是汗湿了之后再迅速被日光晒干,额角垂下的汗水未落人黄沙中,便已化成一道轻烟!呀!这磨人精神、可怕的灼热!她居然可以挺过这些天,全是因坚强的心志在硬撑。她没有很好的体力,却有无可摧毁的耐力。当然,有风予逢做伴与正确的指引更是心头一大定心丸。

  “你讨厌战争,却硬要来晾马城,我始终不明白是何原因。”

  “我来找一个人。”她有些心虚的垂下头。当然不能说是来找那个她错嫁的丈夫。那根本是外人无法理解的荒谬情形!到时若解释不成,只怕给人当疯妇看待了!何况她深深记得自己正女扮男妆。风予逢是个温文明理的好人,可是现在仍不是坦白的时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