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请你将就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张媒婆皱眉。

  “重点在于要如何制伏杜小姐呀!”

  小叶掏出一瓶磁瓶。

  “这是睡眠散。溶在荼中喝下少量便可以睡一日夜,咱们每天气她喝一些就成。”

  张媒婆安心又忧心的看着药瓶,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否为老天捉弄,好好的一件喜事弄到这地步!只希望两家小姐都有好归宿了!”

  已回头不得了!没有人承担得起回头的后果。

  一切便在将错就错中,改写了二个女人的命运她们居然如此对她!

  九天以来,她一直在昏睡中度过,而马车也“一意孤行”的向长安而去。

  当她真正清醒之后,人已进了将军府!而那些陪她长途跋涉的人在吃喝一顿之后,全打道回扬州去了!吝啬成性的李升明甚至没有安插贴身女佣嫁过来!所以她面对的,不只是陌生的豪门大宅,更是完全陌生的佣奴了!

  原本穿嫁服的身子已被换上雪衫襦裙,高束的裙腰颗示出她盈盈一握的纤腰。裙腰上头悬着一只碧玉环;襦裙是京城当前最时兴的留仙裙——而,这些都不是她的行头。看得出来手工精致,并且新制成不久;也只有在繁华的长安城才会有这么花稍的服饰吧!在扬州,许多人家大多还沿袭隋代的服饰,尚跟不来京城快捷的脚步。

  杜冰雁走出内房,穿过二道纱帘,即是男性化的花厅;由她刚刚睡醒的地方来看,其实也无半丝女性的柔和,除了新添置的一座大衣柜与梳妆台之外,阳刚的气息令她心头涌上一阵不安与骚动,不知所为何来!大概是因为生平第一次接触到家人以外的事物吧!

  屋内的每一件陈设物想必皆价值非凡,甚且是无价之宝;但,乍看之下,却是俗丽又空洞,几乎像是暴发富户在炫耀似的。原本素雅的结构却因摆了太多宝物而失了原味。心中莫名涌上失望,对袁不屈的评价又坏了好几分!虽是个平步青云的大将军,但品味实在是……太过于炫耀了!

  两个丫头站在门口敛身为礼道:“少夫人,李总管请您移驾到“金维厅”。”

  这李总管想必是袁不屈不在家时的最高管事了!她的确需要找人谈谈,如果那位李总管能对这件错嫁的事加以理解的话!无论如何,不能再错去了!在还有可能挽回的情况下,她必须努力……相信袁不屈也会乐意有一个健康有精神的妻子,而她并不适合。

  将军府的规模整整大了杜家三倍以上,亭台楼阁、假山、流水、花园,即使只是走马看花,也能明了其中的考究与精雕细琢。出了卧房后,杜冰雁更是大大的惊奇不已!原以为她会看到益加华丽铺张的摆饰,但实际并非如她想像那般。事实上,只有卧房——她住的地方才有那种快被财宝淹没的景象,其他地方则相当典雅而简单;除去原先的建筑结构,再无其他缀饰。那么,为什么独独“新房”装饰成那般?她心中浮起大大的疑问。

  一会儿后,她已随佣人踏入庄严的正厅。

  以着恭立姿态迎接她的李总管李成,神情却是倨傲的;他大约是个五十来岁的高瘦老人,一双精光湛然且固执的眼正严苛的打量着她。

  似乎在她未嫁入袁家之前,李总管已对她有着根深柢固的成见。或者,京城里的佣奴比其他地方更有权势?

  “我是李成,跟了将军八年,从艰苦熬到荣华,从一无所有到今天的威望。少夫人也许会觉得我这个奴才胆大包天,望请多包涵。在将军不在时,为使府中井然有序,已将持家责任重托于奴才。如果少夫人有任何需要,随时提出,奴才会尽力达到少夫人的要求。”微微躬身,不卑不亢的说着,同时也划清楚河汉界,摆明了她这将军夫人可以任意享受奢华,却不必为府中付出半分心力!因为没有人打算授与她颐指气使的权利!

  杜冰雁楞了楞,乍然明白袁不屈的用意了!

  在李升明狮子大开口的收下五千两黄金、白银的聘金之后,所有将军府的佣仆已将她这个“少夫人”界定在爱慕虚荣、贪得无厌的印象中。袁不屈甚至“体贴”的将卧房妆饰得金光闪闪;看似讨她欢心,却不如说是藉此讽刺她的庸俗。

  李总管一身素蓝的锦袍华服中,看得出大半生艰苦岁月的烙痕。脸上积劳出的皱纹,双手上头的厚茧,在在显示出他有一段长久的岁月是在求生存中挣扎。他的眼神正直,对虚荣的人却是绝对轻蔑;自然对她这个“李”小姐的评价好不到那儿去。

  难怪衣柜中为新娘订制的华服艳丽多彩,珠缀霞光活脱脱像是“金缕衣”,让她对颜色咋舌之余,完全没勇气穿上它。杜冰雁摇了摇头,幸好这里不是她要过一生的地方,她得好好与李总管谈一谈。于是她低柔道:“如果……那是将军的意思,我不会多事。但,有一件事弄错了,我必须让您明白……”

  精明的眼光探照在她粉嫩细致的娇容上,她以清灵的眼眸相对。

  李总管挥退佣人。

  “请上座。”

  她坐在铺有软垫的酸枝椅上。

  不容她先开口,李总管先道:“晌午时刻,张媒婆一行人回扬州之前,曾私下告诉奴才,说少夫人一路水土不服,昏昏沉沉的不省人事,只希望少夫人的身子早日恢复。”

  “不,我不是水土不服。事实上,我并不是将军要娶的李玉湖,我叫杜冰雁!是扬州杜家的女儿,原本该嫁往泉州的,却在一次仓皇行走中被错置了花轿。”杜冰雁直接说出自己的真正身分,她以为李总管至少会先表现出不信、震惊,再追问原委。

  可是,李总管只是拍了拍手,招来二名女佣,轻描淡写道:“少夫人,奴才斗胆的直言,在令尊收下钜额聘金后,你不该将别人当傻子看,以为随便编个借口,就可以随意回扬州。将军为人宽厚,但这并不代表他是傻子!早在令尊白纸黑字立下切结书时,就代表你就将军的人了!除非死亡,否则你永远是袁夫人。至于扬州娘家,不妨在梦中追思;因为将军有令,少夫人只能留在府中,要奴才好生守护。在将军凯旋归来之前,奴才必然得僭越了。”他顿了顿,看向待命的丫鬟。“送少夫人回房休息。”

  “李总管!你……你至少要查证一下呀!你们将军曾在多年以前见过李玉湖,他应该知道他的未婚妻是何模样。你必须相信我的话,不然,半信半疑也好!你可以派人去扬州打听!也许南下泉州的李玉湖已被送回扬州了!你们将军花了大把黄金,要娶的是健康强壮的李家小姐,不是我这种弱不禁风的女子!要是他回府时才发现他娶错人了,到时他的愤怒将由谁来担待?”杜冰雁浑身几乎被冷汗湿透!没有人相信她的话!如果李总管固执到决意让偏见蒙蔽思想,那她真的会在这件错事中断送一生……沙场上的征战短则一年半载,长则遥遥无期,待袁不屈回府时,已是什么也挽不回了!他会知道她不是李玉湖,也许会将她撵回家,也许会将满腔恨意发泄在她身上!

  噢!为什么事情会落到这种地步?

  “奴才会查证的,少夫人请回房!”

  李成在虚应她!她看得出来那双鄙夷的眼眸中没有丝信任!反而似乎更加肯定她低下的人格似的,再也不多看一眼,迳自走出厅堂。然后她也被丫鬟半押回房!

  老天爷!她该怎么办?她几乎已可以看到等在她面前的是无底的深渊;而背后无限只黑手无情又残忍的将她推落!

  再一次,她知道命运的无情。

  在俗丽的大卧房中,再也禁不住满腔的悲苦与愤怒,伏在锦床红被上痛哭失声……

  是的,那是身为女子的悲哀……上天加诸在女人身上的,到底是怎样深重的诅咒呀?

  第二章

  “晾马城”是长城外边缘的一个大城镇,属甘州(今张掖)的一部份,居前线极北方,再过去即是“薛延陀”的国土了!

  大唐皇帝派出当今朝廷三大将领——徐绩、袁不屈以及阿史那杜尔,各领十万大军分三路包抄“薛延陀”,表示对这支出自漠北的强悍民族不敢轻忽。

  其中,又以甘州的地势最为险要。袁不屈的大军居前锋;阿史那杜尔驻守凉州(武威)为后援。另一支大军由徐绩带领,前往太原城,乃是为防止其他族群趁二军交战时坐收渔利,攻打大唐。

  每日策马巡城、登上城墙与谋士商讨对策、视察城墙修护是袁不屈必做的例行公事。在晾马城驻营已有一个月,“薛延陀”虽无太大的动作,但可以想见这场阵仗必是场硬仗。他之所以会在最前线,就是因为他的冷静犀利,常常能制敌机先的窥破敌军的计谋,致使每一次交锋都能大获全胜。

  身为主帅,本就有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镇定工夫;因此,当他接到家仆快马传来的信件,看到李总管捎来的消息时,不管他心中做何感想,他都没让脸上显示出半分改变!依旧是冷傲威严的面孔,只是那双锐利如鹰隼般的眼眸更加冷硬。

  “子韧,坏消息吗?”沙绍察颜观色的问着袁不屈,手中轻摇着羽扇,头戴展脚穿头,一身的斯文;他是当今朝廷闻名的一流谋士,袁不屈的每一场战役,每一份策略,皆与沙绍共谋而成。沙绍的独子沙平威更是袁不屈麾下第一勇士,如今高升为军队总校尉,前途不可限量。八年多来的出生入死,早使沙家父子与袁不屈培养出亦父子、亦兄友的关系。因此,私底下,沙绍都会直接叫袁不屈的字号;不过,也仅限于私事。于公,他们身分分明,各自不会逾越。军中一切以纪律为重,半点也循私不得。因为太了解袁不屈了!所以沙绍能够在袁不屈高超的冷静工夫中,察觉到一丝丝愤怒火光。

  袁不屈解下披风,露出将袍上精绣着的飞鹰与左腰侧上御赐的苍玉剑。他的军队又称”鹰军”,有别于“虎军”与“狮军”。他的战功辉煌,在皇帝再三表扬下、赐绣“黑鹰”,是继徐绩与阿史那杜尔之后十数年来唯一受器重的新宠;如今声势更是凌驾另二军!同样资质招募成军的士兵,只有袁不屈有本事带出一支刚强军队!这也是为何这次的征战,大唐圣上特意以鹰军为前锋的原由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