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 > 请你将就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我倒希望面对的是寡妇的命运,也不要嫁给一个肯定施报复的巨人丈夫。我甚至在想,他那两个妻妾之所以早死恐怕是因为忍受不了他的凌虐!他才想娶一个打不死又有足够理由正大光明虐待的女人来当老婆。”

  杜冰雁轻执起她紧绞的双手,只能空泛的安慰着:“不会那么糟的,袁将军若是个明理之人,必然不会把怨恨记在你头上来算。咱们……咱们得有些信心与勇气面对未来。”

  “谁让咱们偏生为女人?”李玉湖起身走到杜冰雁的花轿边,欣赏着轿帘上锈着精致的鸳鸯戏水图。“你的手工真好!那像我顶多买别人绣好的现成工来展现。”她不愿再想自己未来的事,反而担心起眼前这个柔似一波秋水的娇弱女子。不过,杜冰雁也许身子不壮,也许看来没什么性子,但眼中坚毅的眸光让人知道她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命运扳倒!她柔雅却不儒弱,否则知道将嫁给一个半死人,早该哭瞎双眼以死抗议了!有时候自缢要比面对悲惨未来更易让人选择它;毕竟自杀只不过是痛苦那么一下下,而未来若是无止境的悲惨与沉痛,想苟活下去非要有天大的勇气不可。

  杜冰雁漾出一抹哀愁浅笑;她太习惯为别人分担愁苦!父母将她捧在掌心呵护了十八年,总不能因她的幸福而毁了杜家的产业。齐家也许有点可恶,但他们也是可怜的,三代以来人丁单薄,到了这一代好不容易有三个儿子,却都活不过二十五岁。人人都预测二十四岁的三少爷也将撒手人寰,所以齐家一心一意想找到一个女人来延续香火。她被选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杜家不仅身家清白,又以男丁众多闻名。她上头有五个哥哥,旁系的亲戚也大多为男子;并不是因为她美丽的关系,而是齐家想疯了要一举得男,将希望全寄托在她身上。

  而且齐家也允诺了--若是三少爷在明年过世,她又没有受孕,必定会让她回扬州,附送大半财富。要是能生下一男半女,也不反对她再嫁。所以,协议算是达成了。

  她能有什么感触?又能有什么反应?婚姻大事中,她虽是当事人,但那有她开口的余地?既然她生为女儿身,就已注定了她不能有丝毫的自主;那么,她最好隐藏住内心的激汤委屈,任人为她的一生下定夺。也许,当她成了新寡,便无需再任人宰割了。至少,在婚姻这件事上头,守寡的女人会受到他人的敬重,日后就不会再有人来操控她的人生。

  至少,能为家人贡献一点心力,就算得上报答多年来的养育之恩了!因此她对未来已有心理准备。

  李玉湖叹息道:“今日一别,咱们再也无缘相见了,多希望我们能早些认识!如今只能说:如果你丈夫是好人,希望他长命百岁。”言下之意是:假若齐三公子是坏蛋,早死早超生--她的表情显示得很清楚。

  杜冰雁轻笑出声,她可不敢有这种咒人的想法!

  “也但愿袁将军是个真正的伟丈夫,光明磊落。将他的彪炳功迹发挥在沙场,面对妻子时则是完全的柔情。”

  “我只希望我们都能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是身为女人最卑微的要求。幸不幸福之类的事不会因为我们想要就能轻易得到,只能反求诸己而求得安定平顺。”李玉湖轻搂了下矮她半个头的杜冰雁。

  杜冰雁感觉泪沾眉睫;她们的性格南辕北辙,思想却是这般相同!幸福的确是不易求得的,她只想安定。

  “我会想你,玉湖。”

  “那么,祈求咱们有相见的一天吧!”

  两个女人眼中有泪,唇角含笑,最后李玉湖低附在她耳边道:“我们可能是唯一咒自己丈夫早日驾鹤西归的新嫁娘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晦气?”

  杜冰雁假装板起小脸。

  “当然晦气!至少得等咱们都发现丈夫不合格才可以天天这么想,并且早晚三炷香。”

  “哇!”李玉湖低叫一声,掩住差点爆笑出声的嘴,双肩抖动得像是打摆子。

  如果可能,她们希望雨永远不要停,让她们可以在土地庙中多温存一会她们刚建立起的友谊!虽只相处片刻光景,却像是已相识了一辈子似的。

  前堂传来些许骚动,看来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二人互看了眼,连忙拿起盖巾盖在凤冠上。可不能让人看到新娘子随意拿下盖巾见人!正要各自走回花轿,二位媒婆已冲了进来,后头跟着轿夫。

  “哎呀!怎么自个儿走出来了!快上轿!山坡上头冲过来几匹大狼,咱们得快些启程,再不走等天全黑了,就走不成了!什么鬼日子--呀!呸呸呸!哎呀!反正咱们快走就是了!别让新娘子出了差错!”

  二个媒婆各自扶了一个人花轿,不等新娘坐稳,立即命轿夫快些抬出去放在马车板上。

  没有多余的时间互道珍重了!两队方向不同的远嫁队伍一支朝西、一支朝南的各自快马加鞭启程了!远处的狼嗥在黄昏风雨中更显阴冷。

  很快的,花轿各自出了扬州城的范围,两个扬州美女也各自奔向自己未知的命运,展开那令人意想不到的姻缘路--两辆送嫁的马车在入夜后到了富川县的客栈中停宿。

  一将新娘扶入了客栈中,负责送嫁李玉湖的张媒婆立即知道发生了一件天大的错误!

  陪嫁的丫头没错,轿夫、马夫也没错,一切都很正常;然而,不对的却是新娘子本身!此刻坐在床榻上,拿下盖巾的新娘竟然不是李家小姐,而是杜家的千金!

  “天哪!怎么会出这种差错?”张媒婆吓软在地上!她牵红线二十余年,几曾出过这种错事!现在该怎么办?另一批队伍已南下往泉州而去,已来不及追回了!而这种丑事岂能传回扬州?那不但会成为扬州城的大笑柄,怕只怕“定远大将军”会震怒!到时候不但自己项上人头不保,恐怕还会株连全族!怎么办?怎么办?如果再回头找另一队换人回来,不但会耽误良辰吉日,也怕杜家送嫁的人将错就错的直下泉州……

  在媒婆心思千折百转之时,杜冰雁也吓呆了!她看到的不是林媒婆,而是张媒婆!一旁站着的不是陪嫁过来的十二个丫头,而是两个面生的小女佣。而她们全用震惊又恐惧的目光死盯着她!她立即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在十里坡时,因狼群接近而仓皇上轿,当时她们都盖上了盖巾,分不清方向而任由媒婆扶上花轿,不由分说抬着就跑!连上错了轿子也没发觉。老天爷……这下要如何是好?

  “咱们先回扬州吧!相信李小姐他们那一边也会赶回来!”

  “不行不行!杜小姐,千万使不得!先别说李小姐会不会回头,只要咱们回扬州就犯了忌讳了!何况……何况这种错事一旦揭发,你们各自的婆家一个官大位大,一个富甲一方,岂不都得罪了?若触怒到大将军的话,李、杜两家就危险了!杜小姐!已经来不及了!”张媒婆连滚带爬,冷汗直冒的奔近床边,抓住杜冰雁的双肩,一张被泪水糊花的老脸闪着祈求。

  杜冰雁倒抽了口冷气!

  “不!你不会是要……要……将错就错!但纸是包不住火的,你别以为真能瞒天过海!”

  “可以的!可以的!真正见过你与李小姐面目的,除了我与丫头们,就没他人了。外头的轿夫,甚至你的夫婿都不曾见过。杜小姐,想想看,比起一个病人膏肓的丈夫,当将军夫人是何等幸运的一件事……”

  “我不答应!你们不可以这么做!请你们出去,我要休息了!明日启程回扬州!”

  张媒婆正想要说什么,但杜冰雁转身不理;这么荒唐的事岂可让它发生!成为笑柄也罢,犯什么大忌讳都成,她不要错嫁他人!她已经有当寡妇的心理准备,却不曾料想过要当一个草莽武夫的妻子!即使那人是大将军仍是一样!

  “张媒婆!咱们就让杜小姐休息吧!”两个丫鬟中,叫小叶的那个圆脸女子机灵的对张媒婆使了个眼色;于是张媒婆没再多说,与两个丫头一同出去了,只吩咐杜小姐要好好休息。

  直见到房门帘上,杜冰雁才虚软的坐回床榻上,脑中闪过每一句玉湖形容袁不屈的话!归结出他的性格——他是一个存心报仇的男子。

  ——他将一妻一妾折磨死了。

  ——他长年征战沙场,杀人如麻,满手血腥。

  ——他更可能是仗势欺人的人。

  太强壮的男人都喜欢以暴力征服女人!像她二哥就是一个学了拳脚,并且习惯殴妻的男人!有些书生也会打妻子,但他们力气不大,造成的伤害再大也是有限!杜冰雁轻抚自己冰冷的双颊;只有在独自一人时,她才允许自己露出孤单与无助!在没有人会珍惜她的情况下,她只能努力的以冰冷面具自保!未来对她而言仍是茫茫然。

  她知道自己心中的最底层存着一股渴望,总在茫然与孤寂时啃啮她的心,她不明白那是什么。只希望能有一天,在茫然的前景中出现一座港湾,收留她失根无依的身心。那港湾代表幸福吗?还是别的?

  然而,不管是什么,只要有梦,日子就不会过得太辛苦——她相信——老天总有一天会眷顾到她的——总有一天……

  二等客房内,张媒婆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她决计不能把杜小姐带回扬州!如果往好处想,要是幸运的没捅出太大纰漏,也没有震怒任何人,这往后她这媒婆也不必当了!只怕连扬州城也没脸待下去了!可是,她才不会天真的以为没有人会生气。除李家、杜家二户人家的怒气难息外,若再加上大官爷与泉州巨富的打压,到时大家谁也别想全身而退——等着没命就行了。

  所以,再怎么说,千千万万不能回扬州,错就让事情错到底!反正两个都是大美人,谁也没吃亏;另二户人家同样是娶得美娇娘,那就成了!

  当务之急,是要如何劝服杜小姐!这才是令张媒婆坐立难安的大事。

  小叶向前献上一计“只要能在未来九天中制伏杜小姐,一旦将人送入将军府就与咱们无关了!传言目前袁大将军受命远征“薛延陀”(匈奴的苗裔,生于汉北)。杜小姐势必被府中佣仆守住,到时怎么也挽不回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